文字

安妮宝贝:重读杜拉斯

安妮宝贝:重读杜拉斯基本上是不喜欢看外国文学的人。因为不喜欢中文译者的某些风格。总觉得翻译过后的文字,象隔在玻璃后面的花朵,闻不到它在风中轻轻飘散的气息。独特的。无法被视觉涵盖

2019-08-15

冰心:我做小说,何曾悲观呢

冰心:我做小说,何曾悲观呢昨天下午四点钟,放了学回家,一进门来,看见庭院里数十盆的菊花,都开得如云似锦,花台里的落叶却堆满了,便放下书籍,拿起灌壶来,将菊花挨次的都浇了,又拿了

2019-08-15

安妮宝贝:三毛

安妮宝贝:三毛这是朋友借给我看的书。记得在书摊看见它的时候,自己只是翻了翻它其中的一些照片。感觉中是属于炒作类的文字。迎合大众窥探隐私的媚俗口味。要价近20元,似乎不值。借了来

2019-08-15

安妮宝贝:如烟花寂寞

安妮宝贝:如烟花寂寞喜欢亦舒的文字。媒体习惯把她写的东西叫言情小说。但是事实并非如此。我感觉她是很有思想的人。海天出版社出了她30本的小说,差不多都买了下来。还是觉得不够,因为

2019-08-15

沈从文:谈写游记

沈从文:谈写游记写游记象是件不太费力的事情,因为任何一个小学生,总有机会在作文本子上留下点成绩。至于一个作家呢,只要他肯旅行,就自然有许多可写的事事物物搁在眼前。情形尽管是这样

2019-08-14

朱自清:说文解字

朱自清:说文解字中国文字相传是黄帝的史官叫仓颉的造的。这仓颉据说有四只眼睛,他看见了地上的兽蹄儿鸟爪儿印着的痕迹,灵感涌上心头,便造起文字来。文字的作用太伟大了,太奇妙了,造字

2019-08-14

沈从文:论技巧

沈从文:论技巧几年来文学词典上有个名词极不走运,就是技巧。多数人说到技巧时,就有一种鄙视意识。另外有一部分人却极害羞,在人面前深怕提这两个字。技巧两个字似乎包含了纤细、琐碎、空

2019-08-14

周国平:平淡的境界

周国平:平淡的境界一很想写好的散文,一篇篇写,有一天突然发现竟积了厚厚一摞。这样过日子,倒是很惬意的。至于散文怎么算好,想来想去,还是归于"平淡"二字。以平

2019-08-10

赵丽宏:《玉屑集》独钓寒江雪

赵丽宏:《玉屑集》独钓寒江雪多年前,在柳州拜谒柳宗元的墓。站在这位颇有传奇色彩的大诗人墓前,我脑子里涌现的是他的《江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在中国

2019-08-07

董桥:蓍草等等

董桥:蓍草等等九月欧洲遍地野花。苍茫暮色中,总有些女孩子在回家路上俯身采几朵蓍草开出的白色小花,悄悄带回去藏在枕头底下。英国民间有一首民谣说:再见,漂亮的蓍草,向你道三次再见;

2019-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