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涛

教育培训网 时间:2019-03-27 23:17:48

他是我从小光屁股玩到大的伙伴,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的生命,是被上天安排好了的人。

家里给他起名涛,就是希望他能够摆脱命运的束缚,走出华北平原,走出这片黄土地,去到海上,有水的地方去混出名堂,汹涌波涛!

1999年农历十月十四,随着他父亲高兴地笑声和他的第一声啼哭,他降生了,是个小子,是个小子。

可是这是个啥?

接生婆抱着刚出生的孩子,用白毛巾轻轻地擦去身上的羊水,不一会儿就发现这小孩子抱着一块金砖,接生婆心想这孩子绝对不一般,于是就生了私心,想着把金砖据为己有,她收拾一下惊讶的表情,抱着孩子看一眼躺在床上虚弱的母亲,她胆颤颤的冲着母亲微笑,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孩子放在旁边的桌子上,自己站在孩子和母亲之间,她要拿了金砖后,再把孩子交给他的母亲看。可谁成想,她两只手捧着金砖,却把孩子给一起拽起来了,完了,原来这孩子和金砖是生在一起的。

接生婆吓得倒退两步,大喘气了几声,然后抱起孩子匆匆的给母亲送过去,然后慌张的说着:你这公子有点问题,那啥,俺家里还有点事儿,就先走啦,走啦,走啦。边说着,边推开门要走,这时在外面等着的孩子的爷,爹,姐三人,神情更是焦急,看见接生婆出来了,马上大步过去拉着她,婆婆,俺媳妇咋样?孩子嘞?接生婆欲言又止,这是却又听见屋里传来母亲的一声大叫,顿然空气十分安静,接生婆,和等在外面的祖孙三代一水儿的看向屋里,接着孩子大声哭了,接生婆转过神儿,逃开了孩子他爹的手,一声不吭的偷偷溜走了。紧接着,三个人迅速的跑进屋里,看着哭透的母亲,然后看看孩子,姐大叫,爷晕过去了,一时间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第二天清晨,鸡还未叫,只看见一个道士打扮的人走进了接生婆家里,给那婆娘丢下了五十块钱,要她守口如瓶,不然就会有无数的小鬼来找她,让她不得好死,接生婆被唬住了,当时就保证打死也不会说这件事。

道士接着就去了孩子家,敲开紧闭锁死的门,找到孩子的爹说,此子乃天上神仙转世,犯了错,被贬下人间遭罪来了,手抱金砖说明他将来也就只能给人家盖盖房子,砌砌砖罢了,绝对没啥大出息。爷听了道士的这番话当时就流下了眼泪,然后竟然给道士跪下了,忙问破解之法,爹也苦苦哀求道长,说道扶起泣不成声的爷。

其实也不是不能破解,只不过道士迷上眼睛一手摸摸他的八分须,另一只手胳膊肘磕在桌子上,大拇指与食指中指来回摩擦,爹一看这副动作就恭恭腰微笑着说稍等,接着快步地退到里房里拿出一个玉如意,凑到道士面前,道长,这是俺那当学士的太爷爷留下来的,据说是皇帝使的玩意儿,你看能入眼不?道长睁开眼睛,把头伸到玉如意面前。然后又正襟危坐,咳嗽一声,说道:贫道本不该在乎这些身外之物,不过看各位有如此诚意,我便窥一次天意,助你们一助!

爷一听,激动的不得了,狠狠地握着爹的手,这时,就看见道长站起身来,双手背后,头稍微仰起,闭上眼睛从屋子里左右踱了两步,突然道长在屋子中间定住了,拿过爹手里的玉如意,径直向外走去,只听道长嘴里嘟囔着:本是天上骄,却受人间糙。破解唯动土,名起是汝涛。

道士出门将要扬长而去,孩子的爷和爹都还懵懵然,这时藏在门后头偷听的姐跑出来朝着门外大喊:那俺弟这取不下来的金砖咋整?道士加紧了步伐,出门拐弯时甩出一句:哥也不知道。可谁成想,由于隔的太远,祖孙三代都听成了割掉。

这可咋整,这可不是啥吉利的好事,家丑不可外扬啊,那找谁给自己娃崽子割掉这金块块儿啊,正在家人万般焦急无奈时,胡同口那个给人骟猪的老光棍砍了柴从门口经过,爷就想着,要不,让这老光棍试试,反正儿子还壮实,儿媳妇也不错,割死了在淘生一个。

于是,半夜三更,爹一个手扶着爷,一个手抱着孩子,偷偷的敲开了老光棍的门,说明来由,老光棍也是图个新鲜,爽快地答应了这件事,顺便还送了一个人情,说让爹一边拿着棍子打着猪,老光棍一边割金砖,让猪叫声盖盖孩子的哭声,免得让人家说他一个老光棍咋半夜还有孩子哭声,到时候名声毁了,这辈子就白折腾啦。爷和爹也不想让别人知道,也就索性同意了老光棍的要求。

老光棍很利索,多年的老手十分熟练,一个手拽起金砖,另一个手拿着锋利的刀子,一皱眉,连眼睛都不眨就割了下来,然后就顺手丢给自家的看门狗给吃了,孩子大哭,爹就使劲打猪,猪也大叫,这里好像只有老光棍最是淡定了,拿起缝衣服的针和线,一穿一抽,仔仔细细的缝补起来。说来也巧,孩子小小的肚子上竟然绣出一个工字来,工人的工字,突然爷和爹心里很不是滋味,咋又是工人嘞。

再说那骗钱的道士留下来的那首诗,一家人没啥文化,几乎不知道那道士叨叨的啥意思,就光理解了要给孩子起名叫汝涛,唉,一家人也没啥文化,孩子的辈分也正好是个汝字,就索性叫了涛,要作包工头,也到海上去,可不能在家给人家和泥搭砖,那绝对不行。等到涛渐渐长成,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了,爷才将这首诗讲给村里的先生看,先生解释说,还要举家搬迁才可以。说到这儿,爷一下子惊住了,这都过去四五年啦,还灵不灵哈,唉,不管啦,搬家!

于是,在涛四五岁的时候从村北头搬到了村南头,和我成了邻居。

涛特别爱动,也特别爱鼓捣一些模型。那年我们家里盖鸡窝,我和娘说啥也敲不定要盖成什么模样,涛来到我家,二话没说低头就干,看他这么有干劲,我和娘也不好打扰,只好从旁边打打下手,谁知不到半天的时间,鸡窝搭好了,鸡粪有处放,小鸡有地睡,简直就是完美哈,也就是从那时,我从心底里佩服他的建筑能力。

可他们一家人总不允许涛去玩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没办法,他只好到小河边取些泥巴建造他的城堡,但是他不会水,家里人拼命的教他就是学不会,所以每次总是我下水潜到水底给他弄一些新鲜的泥巴,他就蹲在河边的缓坡上塑造自己想象的东西,有时候被自己制造的模型感动,然后大声欢呼,竟然有一次自己跌进水里去了,好在水边有人,不然他可能就英年早逝了。

涛以前是个结巴,那时候小,我和他每个人都推着一辆自行车到处逛,他本来是要说我们推的是摩托的,可还是生生说成了我们推的是馍馍。我一直记得,那时候的他,连自己爹的名字都咬不过舌头来,以至于到现在也是我们几个儿时好友的笑柄。至于是什么时候不结巴的,就不是很清楚了,大概是被一个特别调皮的女孩在涛脸上挠了一道特别长的伤以后就没事了吧,可能那道疤痕,到现在还能看出来吧。

门前有些闲砖头,涛总是趁着爹娘睡午觉或者下地干活的时候,撅着大屁股把他们摆在一起,摆出楼的形状,每次都喊我和他一起,可我不如他,我摆的楼大约一米来高,他弄的楼踩在小椅子上还能继续搭。可无论最后搭的有多高,都叫他爹给推倒了,连我的一起推倒了,看着他的那么高的楼房和我那么矮的楼房一起倒下,其实我还有点小开心。

小时候总是向往长大,如今长大了,却四海为家,以前的东西总是换了模样继续陪着我们生活。可涛,听着家里的意愿,考到了威海,去学习游艇设计与制造,他学的很认真,可过年回了家再也不找我去陪他搭楼房了,门前的闲砖还在,我们也还在。

开学那天,我目送他离开村,独自坐车去威海,那时我就在想,如果涛真的学了建筑,那他会不会更加优秀。陪我目送他的还有他的爹娘和姐,他爹说,临走前给他爷上了坟,让他老人家放心,涛没有干建筑,去了海上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468179151@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