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交错一

教育培训网 时间:2019-03-27 22:42:16

秩序定律:不得扰乱低维度时空运行秩序

守恒定律:不得违背当前时空下各守恒定律

文明(科技)定律:不得使用高于当前时空文明(科技)系数的文明(科技)

2020年10月,傍晚,电闪雷鸣,狂风暴雨席卷整座B城。距离此地不远处有片广阔茂密的森林,随着一道闪电撕破天际,从半空中火速飞来一个圆桌大小的不明物体,连续撞断几棵挺拔的大树,在灌木丛中划出数米的沟痕,地面上被砸出一个诺大的坑,缓缓停了下来。空气中蔓延着一丝丝电火花,周围泛着淡淡白雾。

刹那.围绕在B城郊外高架桥下,一支金光闪闪漫画中魔杖一样的东西,一半斜着深深的插在碎裂的桥墩里,漏出赤色镶金的纹路,魔杖一端九环相扣,时而发出金属嗡嗡震动的声音,击碎的水泥块散落了一地。而旁边一群混乱的枪击声中,夹杂着嘈杂的几句:fuck!fuck!go now,now。一个侧身躲在皮卡旁的中年黑人刀疤,拿着AK47冲了出来,脸部一条长长的刀伤痕格外明显,刀疤匆急的爬上皮卡,用力一脚踹开车门,拧上钥匙,用枪托捣破满是裂纹的前窗,瞟了一眼地上躺着受伤的佣兵。利索的换了档位,狠狠地踩下油门,车轮与地面摩擦出滚滚白烟,泥水溅了一地,车身极速的向后倒退了几米,又向前冲去,魔杖被皮卡尾部栓着的钢丝绳起开,钢丝绳也被硬生生的拉断几股,车子驶到受伤的警员旁,刀疤拿起车副驾上的手枪,流利的上了膛。警员颤颤巍巍的问道:你知道查理斯吗,你知道我是谁吗?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知道你的死期,刀疤说完便狠狠补了几枪。随着车子的离去,枪声逐渐平息。

森林里透着淡淡荧光。不明飞行器打开舱门,缓慢伸出一个平台,平台逐步展开升出紫金色星云环,两端符文像金色真龙一样游动。一丝丝光线从星云环上散射出,雨滴被隔开,地面小草被灼烧化为灰烬。空气中逐渐映射出半蹲人形的脉络,在光线的散射下,微分子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逐渐构成骨架,皮肤组织缓慢行成,衣服逐渐附着在微黄的皮肤上。黑色短发,178的身高,显得格外壮实。刚要起身,却向一边倾斜了一下,一只手扶着膝盖,一只手捂着额头,脑海浮现混乱的记忆,回想起自己在一片荒凉的砂石地与阎魔灵耀打斗受伤倒地、师傅的法杖从天而降、阎魔灵耀打开时空虫洞,将法杖吸进去、菩萨拿出了星云环,一些零碎不全的情景。在烦乱狂躁中,睁开双眼,眼前物体前后面仿佛重叠在一起,一眼千里。悟空眨了眨眼睛,调整了视觉维度,眼前逐渐清晰。在微光的照射下,飞行器逐渐消散化为乌有,小草逐渐生长出来,地面上滑落的沟痕也逐渐恢复最初的样子,悟空站了起来,拿起星云环卡在手腕上,手腕上投影出世界地图,却有两点反向的坐标不停地闪烁着绿色荧光,悟空回头看了下身后,布满荆棘,悟空捋了一下头发,整了下帅气的发型,选择了另外一条路线,区域轮廓像一只雄壮的大公鸡。突然一只小动物大叫一声跳到另外一棵树上,吓的悟空一哆嗦。天空逐渐亮起,迎来东方黎明。

Tim在这座城里,实力随弱,但富甲一方。想得到的东西就算金钱买不到,Tomas也会想尽一切办法给他拿到。Tim提供了Tomas非法研究辐射性武器的所有经费,当然,Tomas的雇佣兵也暗地里保护着Tim向各国供应毒品,贩卖人体器官的勾当。老黑刀疤 从来不管那么多,Tomas要他做的,他只在乎时间、地点,在他眼里如果不是他的敌人,他都不会有兴趣认识。夺回魔杖虽然没有丢掉他的性命,但因此也惹上了天大的麻烦,毕竟为了夺取魔杖,射杀了当地12个警方人员,而其中之一便是当地局长charis刚警务实习的独生子。一腔怒火的charis找到多年前同生共死4位战友暗中调查此事,无论是任何组织任何人以任何目的杀害自己儿子,一旦调查出,无需审判,全部灭掉。

而另一方,悟空根据坐标位置巡址,找到了信号源,将黑色轿车缓缓停下,降下车窗,看到的信号源竟然来自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皓齿明眸,身材姣好,工作服标牌上写着:Z1029号.佩亼,在一家小商场门口和两个朋友一起躲雨,说说笑笑。看着她傻笑的样子,脑海慕名想起一句陌生而又熟悉的话,我猜中了故事开头,却未猜中故事结尾。悟空看着路上打着雨伞匆匆行走的人们,升起车窗,弯了下手腕,手环亮起微光缓缓消失,悟空看了下后视镜,整理了下衣衫,拿起两把雨伞,打开了车门。

同时GIM负责调查此案件,迅速调取所有B城路段摄像头,仅发现嫌疑车辆飞快的向城西驶去。根据GIM事发现场勘察,这次的恐怖份子袭击绝非那么的简单,四处散落的弹壳,桥墩被严重损坏,尤其碎裂的桥墩上留下白色的粉末,还有一具异常的尸体,双手被烧焦,面部狰狞。更加奇怪的是从桥墩击穿孔的角度望去,却是另外一边的桥墩建筑,竟然丝毫未损,这一切异常的现象指向,这群暴徒一定在隐藏一个非比寻常的秘密。GIM在车中打量着袋中抽取的白色粉末样品。反复回播着事发前传来的录音对话:Jarry.Jarry.请求支援,请求支援,我们受到恐怖分子猛烈反击,这不是恶作剧,他们要抢这该死东西。在混乱的枪击爆炸声中结束了对话。

化验室检测人员将白色粉末以及分析数据传送给GIM,GIM紧急召开会议,屏幕上显示的微小核辐射数据,以及根据被破坏现场的图片,仿佛揭开了谜底。这次的恐怖袭击,可能和恐怖分子研发的新型微核武器有关,根据事发地点,可猜测恐怖份子,是想利用研发新型核武器,对桥梁脊柱进行破坏,以此来引发重大事故。由于武器实验失败,被附近正值班巡逻的警队发现,为了掩盖此事与巡警发生交火,击杀了警队员,夺走了实验型武器残骸。而另外距事发地西100多千米森林处,发现了被焚毁的嫌疑车辆。但在附近并没有发现其他车辆行驶或走动过的痕迹,很明确,恐怖分子可能动用了直升飞机等工具。Gim急忙派遣侦查小队向城西赶去。charis战友Tom经过事发地标对比分析,一致认为暴徒不会轻易暴露自己的地标方向,更不可能把军队引到自己老巢,如果恐怖份子尚在境内的话,他们很可能在这片禁入的无人区,也是G战争后留下的雷区,地势十分险峻,话音刚落,队长Tom拿起笔在森林西北处画了一个圈。随后Tom一行人在一家废弃的化工厂仓库,拉开了一个陈旧的暗仓仓门,一排排武器整齐的摆放在柜台上,落满了灰尘。Gie径直的走向一个陈旧的桌子旁,用力掀开遮灰布,一排狙击枪散发出冷光,Jet用手挥了挥灰尘,拿起一把锋利的匕首,缓慢打开一个长方形盖,嘴角漏出一丝微笑,Tom拿起一把机械弓试拉了一下递给elgel,elgel将笨重的加特林扔到一边,打开一个陈旧铁皮箱,拿出一件黑色的皮大衣,用力甩了一下,本打算酷酷的披在身上,却不小心挂在架子上,背部拉出一个长长的口子,大家都盯着elgel,安静了几秒钟,又继续忙碌起来,一番准备。一行人装满包裹,整理好行囊,在傍晚潜入了森林西北调查。直升机上扔下包裹,狙击手Jet带着观察员CICI提前跳下飞机。Tom和Ken从左前方潜伏前进,Elgel还是穿着那件皮衣,破损的地方用粗略的缝补了一下,和Gie一起从右前方暗行。一行人悄悄地爬上广阔的森林制高点,无人机辅助搜寻,然而寻找第一天除了浩瀚的森林和狭长河流,其他一无所获。

悟空买了一大束满天星,穿着一身时尚休闲装,在她公司楼下的路口,依靠车旁等她,悟空的出现,让她的生活充满了惊喜,更另她的同事们流露出羡慕眼光。一起去晚餐?佩亼暗自欢喜羞射的回答道:好的

浩瀚的森林中有座隐蔽的研究所,披着迷彩墙衣,透过玻璃墙可以看到,博士拿出一副眼镜给托马斯,Tomas带上眼镜,博士打开研究室隔离门,一排排屏幕运算着数据,魔杖发出时而发出耀眼的光,忽明忽暗,博士告诉Tomas,在中子的激发下,魔杖持续不断的释放巨大能量,并可以在短暂0.002s内轻而易举的穿透多层600mm装甲板,并进行操作演示。与此同时,博士研究发现还有个惊人的信息,魔杖在量子观上正在和某个生命体存在微弱的关联,而魔杖蕴含的能量波动,可能也是在随着这个生命体的作息变化而发生变化。Tomas急切的问道:刀疤在哪里?博士停顿了一下,兴奋的说道:请跟我来。博士打开两道钛钢防御隔离门,一只庞然大物,背部长着长长的尖刺,漏出尖锐的獠牙,出现Tomas面前,隔着钢化玻璃也令人不由心生恐惧,博士解释道:刀疤受到魔杖的直接辐射,身体发生了恶劣的变异,皮肤组织逐步硬化,骨骼结构发生突变,心脏已经缺氧死亡,准确的来说,他已经没有正常的生命体征,奇怪的是心脏虽不在跳动,但他却依然可以支配四肢运动。刀疤仿佛听到了Tomas的声音,狂乱的嘶吼着。Tomas喊了几声刀疤,刀疤仿佛听的见,暴躁的拉了拉手臂上的铁链。看着Tomas转身要走,刀疤愤怒的拽着铁链,想要挣脱,隔离仓钢化玻璃被震出裂纹四处蔓延,链锁险些被挣断,安全防御自行启动,四处扩散着烟雾,Tomas慌忙走了出去,博士命令关了防御门。

第十四天 Tom一行人,沿着泥泞的沼泽地向前搜寻,Cici重新放飞了无人机,将耗尽能量的可自然降解电池,用密封袋包裹起来,扔进浓密的草丛里,Gie趴在山头拿着夜视望远镜巡视了一番,除了发现几只觅食的小动物在活动,其他并没有任何发现。

悟空和佩一起从奶茶店铺欢乐的走出来,佩开心的像个孩子,欢乐的蹦蹦跳跳。他们讨论着梦想,讨论着偶像,胡乱讨论着世界发展方向。他们经过布满人群的街道,走过充满画意的小桥。这一刻对于悟空来说,其他什么也都不再重要。

Tomas研究所也在疯狂的进行着实验,博士也越来越发现魔杖中的奥秘,也发现了和魔杖有着关联关系的佩亼。与此同时不断地做着生物活体实验,将越来越多的无辜者变成怪物,并将他们的意识通过脑电波进行消除改写,将他们沦为只会服从指令的战争机器。Tom等人收拾了行装,多日搜寻无果,食物所剩不多,便决定放弃此次行动,于凌晨撤回。Gim灭掉手中的烟,放下杯中咖啡,依靠在椅子上,揉了揉太阳穴,然而多日的调查并没有什么新发现,而charis也接到Tom的电话,看着桌上相框中的儿子,失望的摇动着杯中的伏特加,泪水湿了眼眶,甚显憔悴。

佩亼放下手中的画笔,一副几分相似悟空的画像,大叔般模样呈现在面前。悟空拿起画笔,看着趴在桌上的佩亼,两只手在画板上快速的划来划去,迅速的给佩亼画了一副肖像,悟空捂住佩亼双眼,走到画像前,可画的却像老太婆一样。佩亼斜着眼睛瞪着悟空,狠狠地给了悟空一白眼,悟空趁着佩亼不注意,用手沾了些水彩,错不及防的给佩亼涂了一个大花脸,佩亼一阵抓狂,满屋追打着悟空,他们像孩子一样嬉闹着。而那副画像飘落在地上,倒着望去栩栩如生,宛如红纱拂面的新娘,格外美丽。

Cici坐在窗台,查看着无人机里的录像,看完一段便进行清除,在看到最后一段将要结尾的时,突然发现屏幕中出现了一个亮点,经过放大处理,可以依稀辨认出是一个微弱的建筑灯光。Tom等人再次收拾了装备,重新踏上了直升飞机。而另一边,刀疤却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将研究人员成功的骗了进来,由于刀疤不断地变异,不停的生长,体型也逐渐壮大,愈发难以控制,将研究人员狠狠甩出一边,挣断锁链,闯进了办公区域,武装人员迅速赶到,一阵步枪射击彻底激怒了刀疤,一阵厮杀,残忍至极。博士带领护卫队急忙赶来,采用新型离子武器火力压制,刀疤受伤撞破玻璃幕墙,回头愤怒的看着博士,跳出防御墙向森林深处仓惶逃去。清晨,Tom掌着舵机缓慢的驾驶着汽艇,Jet拿着狙击站在船尾,旁边斜放着一个长木箱,Cici拿着水果刀不慌不忙的削着苹果。气艇穿过雾蒙蒙的茂密丛林,惊起几只水鸟,掀起阵阵涟漪,Ken举起步枪透过CoS镜,四处打量着。Gie、elgel、Tom、Ken一字阵型向前搜索,Jet、Cici进行远处掩护。

月光格外明亮,悟空背着佩亼走到公寓楼下,佩亼提着粉色小包下来,按下电梯,转过身张开双臂拥抱了一下悟空,悟空轻轻捏了一下佩亼的鼻梁,佩亼欣喜一笑,亲了一下悟空脸颊,就在悟空手插进口袋,将要拿出一枚钻戒的时候。电梯门打开,烟雾缭绕,几个小混混依靠着电梯扶手,鄙视的眼神看着悟空,走下电梯一把将悟空推开,悟空攥起拳头本想一番教训,星云环溶于手腕,发出隐隐炽热光,牵制着悟空。佩亼看到悟空没有说话,便沉默着没有再说话,电梯缓慢的关着门,佩亼摆了摆手透漏着一副蒙蒙不乐的样子。悟空将钻戒放进口袋,手插兜兜走过路口,与正面驶来的两辆黑色SUV擦肩而过,透过车窗瞄了一眼黑色皮肤的驾驶员,听着音乐摇着头。

一群武装人员带着搜索犬,顺着折断树枝的痕迹,向前展开搜索,两架武装直升飞机在空中待命,而另一边Tom一行人在悄悄赶来。

一觉睡到午后,悟空伸着懒腰,满怀欣喜的打开手机,像以往一样查看着与佩亼的对话框:我们发展的可能太快了,我有些累了,谢谢你。阳光明媚心情本该甚好,却如突来的大雨扑灭了喜悦,悟空整理一下失落的心情,洗漱后,对着镜子故作微笑,站在玻璃镜前,摇了摇头换了换发型。镜中映照着身后墙纸上的一束玫瑰花,悟空伸手从镜中取出最美丽的一支,打开抽屉,拿出紫色钻戒装进口袋。悟空给佩亼电话却一直关着机,拿起玫瑰,关了车门。悟空轻轻的敲着佩亼的门,却始终无人回应,拨打着手机却一直提示关机状态。悟空透过猫眼看去,一瞬间时间倒退,黑白交错,扭曲的画面中,看到四个男人持枪闯进佩亼的房间,将佩亼注射一支不明液体后,将手机关机扔在沙发上,而拖走佩亼的那个人,却是昨晚迎面遇到的那个司机。悟空卷起手臂,看了下星云图,却惊讶的发现,佩亼的运动轨迹直向魔杖,一种不祥的预感蓦然涌上心头。悟空匆匆关上车门,一路飞驰而去。

武装人员放慢步伐,一片寂静静的背后,却是一阵树叶摇动的声音,声音越来越近,越来清晰,刹那间刀疤从空中一跃而下,临近的两个佣兵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刀疤干掉,四处枪声响起,直升飞机也从附近赶来。Tom队长突然停了下来招了招手,大家都停了下脚步蹲身隐蔽,仔细听着远处传来的枪声,队长做出散开的手势,大家防御阵型,迅速左右散开。刀疤在森林里疾速的穿梭,突然出现在佣兵身后,尖锐的右臂刺进佣兵胸膛。两家直升飞机在空中盘旋,四处寻找着目标。突然警犬停下步伐,对着前方狂吠,佣兵举枪对着前方,刀疤突然从半树腰出现,跳在另一棵树干上。直升飞机发现目标,机枪手紧握着加特林疯狂扫射,树干被撕开断落一地,刀疤疯狂逃窜,一路树木摇晃,直升飞机穷追不舍,一路火力猛击。在一片茂密的森林覆盖下,刀疤躲藏了起来,直升飞机呼叫失去目标。刀疤潜行逃出射击范围,一路狂跑,武装人员搜索前进。cc隐藏在枯木旁,观察着显示平板,一个模糊绿点逐渐出现,越来越近,CC将平板折叠收起,拿起望远镜朝着绿点来的方向望去,一阵树木晃动,目标逐渐清晰出现在镜头中,Cc惊慌的拍着旁边的枯叶,顺着移动的枪管看到十分隐蔽的Jet。Jet一脸懵逼说道: 卧槽,这是什么鬼? 8点钟方向,出现可疑目标,大家注意目标即将逼近。天色渐暗,刀疤仿佛可以嗅到人类存在,直冲而来,CC两手迅速抄起乌兹开枪射击,Jet举枪爆头,子弹卡进刀疤头骨,丝毫不影响刀疤行动。Jet对着刀疤腿部连续射击,刀疤跃起,腿骨折断,手臂刺向cc,Jet一把推开cc,尖刺刺穿Jet臂膀,Jet拔刀砍断尖刺,将刀用力甩出,正中插在刀疤胸口,刀疤退了半步,拔出刀扔在一边,伤口逐渐愈合。快跑Jet看着CC,大声说道。CC惊慌失措,迟疑片刻,大步跑开。Jet拖着刀疤视野,让cc跑远,Jet被刀疤打倒在地,迅速拔出手枪射击,趁刀疤躲避瞬间,捂着臂膀向前一路奔跑,刀疤一路左摇右晃的追击,天色灰暗,Jet一不小心失足滑落山坡。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468179151@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上一篇:凛冬蓬吴游
下一篇:随笔4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