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子

教育培训网 时间:2019-02-11 14:46:03

这年春末,惜荷家的房子又漏水了。

那是一个土砖砌成的、空间狭小的房子。惜荷看着为修房忙的不可开交的爷爷奶奶和在一旁帮忙递砖的表弟旭旭方,默默在心里算了下。嗯,从年初到现在这个房子已经发了四次洪水。

惜荷在不远处的树荫下自学城里的初三教材。教材是管校里一位支教的大学毕业生借的。因为整个村庄的学校都没有一套像样的教材。学生们倒也不担忧什么,毕竟他们的未来就是在村里守着几亩田地,了此余生。可惜荷不同,她恨透了这个禁锢了她15年的农村,她渴望城市,渴望离开。

如今已是五月份,离城里的中招考试开始还有一个月,她不得不加紧学习。这个年久失修的老房子和三个家人耽误了他不少时间。惜荷不由自主的皱眉。烦死了。

惜荷,来吃饭了。奶奶有力的声音传来。不知何时,天色已暗,老房子也做完了手术,可以供人使用了。

好,来了。惜荷一面应声,一面仔细地整理那本泛黄的老她。仿佛那教材同的生命一般珍贵。

等她进了家门,旭方和爷爷已坐在饭桌边吃着饭了。奶奶递给了她两根长短不同的筷子,也坐了下来。

饭桌是爷爷自己钉的,有些摇晃,好在不会把菜汤弄洒。

吃饭进行到一半,爷爷奶奶又开始了一天中不可或缺的一项工作。

惜荷,你要好好学习,考上了大学记得给爷爷奶奶盖个三层小楼

惜荷面不改色的扒饭,她早已习惯了二老三层楼的愿望。

下个月不就考试了吗?好好考,让你弟跟你一块儿去城里,看看能不能找个打工的地方。

旭方已经吃完了饭,正收拾碗筷,听到这话,他憨厚地笑了笑,以示同意。

跟渴望逃离农村的惜荷不同,旭方很喜欢这个生养他的地方,并愿意留下来。

毕竟爷爷奶奶和表姐是他仅剩的亲人。

对于惜荷来说,也是如此。

七月份一到惜荷就忙了起来。她脑子聪明,再加上勤奋努力,得到了一个挺高的分数,被市里的市一高录取,学费全免还有补助。爷爷奶奶为旭方找了一个打工点,也在城里。打点好行李后,惜荷和旭方一起上了开往城里的火车。

临上车前,爷爷奶奶仍不忘叮嘱小惜,别忘了好好学习,爷爷奶奶的大房子还等着你来盖呢。

15年来第一次惜荷露出了不耐烦而又有些厌恶的神情,拖着箱子头也不回的上了车。一边的旭方还憨傻得对爷爷奶奶道别,一副恋恋不舍的模样。

呵,真是傻。惜荷嘴边泛起一丝冷笑。火车开动了,她看着渐渐远去的站台,不由得心生感慨。

终于,能离开这了啊。

进入高中的惜荷学习更为努力。申请贫困生补助,加上优厚的奖学金,她在三年内存了很可观的一笔钱,只等着考入一所好大学后能独立生存,不再依靠爷爷奶奶,也不用想他们那无趣的梦想。

三层楼?我都不会回去好吧,哪有心情给你们盖房子。

高考结束后她回了一趟三年不曾怀念过的破房子。房子里没人,邻居说爷爷奶奶去城里了。惜荷翻出手机,看见了上面的两个未接来电。

似乎是旭方的号码。惜荷甩甩头发,给旭方转了三万块钱。离开这里。

彻底离开。

那三万块钱,在这个物价还算原始的农村,应当够用一段日子吧。

此时的惜荷不知道,这三万块钱,是为了报答爷爷奶奶的养育恩情,还是为了心中暗藏的愧疚。

惜荷考上了北京的一所学校,很优秀的一所985大学。她换掉了电话,开始了一段新生活。

其实对她而言,远离那个农村,便是新生。

在新大学时,惜荷找到了一个收入不错的兼职。她读的是建筑专业,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做出这么一个选择。也许是因为爷爷奶奶的梦想的影响吧,但谁知道呢,反正也离开他们了。

一个午后。

惜荷在寝室里写着一篇论文,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她拿起手机,手机里传来旭方的声音。多年不见,他的声音变得有些沧桑。也不知道他怎么得到了自己的手机号,但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

她定了最快的高铁,辗转了几个城市,几千公里。村里没有直达的长途汽车,因为道路崎岖,就连出租车司机也不愿意进来。惜荷花高价租了一辆的士。路上司机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只是双手交握,颤抖的说不出话来。

什么事呢?爷爷奶奶过世了

是在睡梦中,被忽然倒塌的那个破屋,夺去了生命。

惜荷跌跌撞撞地跑到记忆中的地方时,旭方正站在被围起的残砖破瓦边,双目通红。

姐,你回来了。旭方的声音极淡,好似面前的惜荷只是一个陌生人。

姐,是不是爷爷奶奶没事,你就永远不会回来。

惜荷哑然,掏出一张银行卡。

这卡上有我这么多年来的积蓄,足够盖楼了

旭方没有接,只是有些悲伤的看了她一眼。然后他指了指不远处,那里有一座西洋风格的小楼,与周遭的种种格格不入。

爷爷奶奶一辈子只有一个愿望,他们希望他们最争气的孙女,能为他们实现。

结果却是我,这个他们从来没有重视过的孙子,达成了这个愿望。

可笑的是,即使他们的孙子达成了这个愿望,他们也没有享受到。在走之前,甚至没能见上自己朝思暮想的孙女一面。

姐,你真的很孝顺。

把你的卡收起来吧。爷爷奶奶走了,再没有愿望需要你帮忙实现了。

惜荷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北京的。

仿佛失了魂一般。

直到最后她才明白,原来自己心里,早已铭记的爷爷奶奶愿望。

原来那个一直想要逃离的地方,才是自己真正的归宿。

只是再没有愿望,需要她帮忙实现了。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468179151@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