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话 江湖传奇一剑问鼎、一曲相思几人陪

教育培训网 时间:2019-01-20 02:43:42

这人身子不高,身子也不胖,矮小的个头,一身甲胄,走的铿锵争鸣,身后跟着太监小张,他一步步来到皇帝面前单膝跪地,语气铮铮道臣参见陛下。

皇帝道车迟将军平身。

谢陛下。

来将名叫车迟定,帝国武将分五等、五字征、镇、战、定、平,当今皇帝又在这五字后缀了四方、四字前、后、左、右。武将等级不变,却增加了三个品级,三个层次,三字上中下。统称为武将五等战八方。,征字辈、在玄渊已有小二百年不曾出现过,镇字辈武将仅存的一位硕老去年冬季老死在家中,战字辈出头,车迟定、四战之一,封号不动战将,手握十三万重骑兵铁衣军,封号虽为不动,却是四战中最为好战的一位。

车迟定斜着眼看向南门玉树,却发现这老人在笑眯眯的,老人老人、最怕别人说他一个老,却要看谁人对他说,在南门玉树敢说一个老字的,除了自己那个不屑子孙外,就剩下面前这个其貌不扬、个头不高的车迟定了,倘若别人、南门玉树真能上去抽他一个大嘴巴子。

老头子,你这是什么态度?

南门玉树笑道没有对比就没有距离,小伙子你还是太嫩。若我骂你一句,你肯定有三句等着我对不对?

车迟定冷冷道你敢?你这不理国事的老人,来这里干什么?

南门玉树道我来看看不行吗?

车迟定无语道看客需要说话吗?

我还不能评论一番?

车迟定翻翻白眼抱拳道陛下,臣昨晚梦见有人要为难你,没想到我这梦还挺灵验的。,他一双小眼神一眯,跟狼一样瞅着跪在地上的一群文臣,阴阳怪气道差点让梦魇着我,我一向胆子小,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领头的尉迟成语身子一动,感觉被蚊子叮了一下,重重一声咳嗽道国无战事,无需你这个矮子插嘴,我可记得很清楚玄渊律上明文规定,不是大朝会、武夫没资格进太极殿。

南门玉树为老不尊笑出声道豺狼咬家犬,都不是个东西。大手一挥道孩儿们都别插嘴,跟我一起看戏,我倒要看看谁嘴里咬到的毛多。

皇帝望着近在咫尺的朝臣们,一脸苦笑与无奈,在望望太极殿,哪里像个朝会啊,简直不知该说什么好,闭嘴可能最好的,他虽贵为国君,却不是德高望重的南门玉树,他要是敢笑出声,那便是引火上身了。

车迟定道怎么,死胖子,你这意思是我来的不是时候吗?

尉迟成语转头瞪眼道你出门都不看日子吗?

车迟定吆喝一声,伸胳膊蹬腿,尉迟成语身子一躲道怎么着,你还想动手不成?

车迟定居高临下不啊,我只是觉得这样比较威武,跟你说话很有成就感。

那你咋咋呼呼干什么?

吓唬你呗,你这么一跪,信不信老子定你个谋逆的罪名?

尉迟成语抱拳道陛下。

皇帝身子又是一直道嗯,你说。

我能起身吗?

好。

尉迟成语起身,一张黑脸上一双牛眼睛瞪得老大,居高临下道不听诏令,私自上殿,矮子、你胆儿很肥,信不信我定你个造反的罪名。

朝臣中一位长得清秀,个头蛮高、身材蛮瘦的竹竿子,冷冰冰说了句不太好笑的笑话别扯到我监斩司,定罪名这么大的事,你俩说了真不算,可千万别被我逮到,否则、老子定让你们重新做人。

互相瞪眼的一高一低,同时望向这竹竿子,尉迟成语冷笑一声,车迟定朝他亲了一下我很看好你。,惦着脚尖指着黑脸汉道我现在要状告他,这案子你敢接不?

竹竿子擦了一下嘴巴,掌中赶紧净他却做了一个狠狠扔东西的手势,冷冰冰道说了别扯到我,你少恶心人行不行?

尉迟成语哈哈笑道就这种姿色,你也敢送飞吻给他?老子真佩服你的勇气,你也恶心到我了。

车迟定一笑道少扯没用的,咱说正事。转身道陛下,太子到底去哪儿了?

皇帝转身对太监老秦道拿地图来。

老秦拿着地图,皇帝对站在一旁的小张道上来。

俩太监打开地图,亮在众人面前,看到这张地图,大多数人脸上忧郁,就连皇帝也不例外,唯有两人是个意外,车迟定笑的跟个大尾巴狼似的,南门玉树就像老树开花一样,因为这地图不是玄渊版图,而是世界地图,皇帝起身来到地图面前,一手按在玄渊国土上一按,顺手指了一大圈,最后指着玄渊道天下有八国,一超然、三强、四弱,而咱们玄渊国排名最末,因为对世界而言,咱们国家草莽多,在他们眼中咱们跟野人差不多,他们眼中的草莽,咱们眼中的江湖,凌霄说想去江湖,我就没拦着,因为他长大了啊,就算我想拦、没道理,更拦不住。

皇帝指着地图上,那个国土面积比玄渊大两倍多的三强之一,名为天骄的国家道大家都知道,我的结发妻子在那里,我的儿子想见的母亲,说要接她回国回家、回到亲人身边,他还说他不这样做,有违立国之道,有违太子之道,有违玄渊,有愧与先祖,有愧与朝臣,有愧与老师,不该任性,不该感情,不该义气,他总共说了、十种有违、十个有愧,十不该,你们都知道我这个皇帝记性不太好,他的原话我也没记得那么全面,他对我说了三个晚上...

皇帝、李昌钧说到这里时沉默一阵,沉着脸看向文武臣子们,语气平和道我儿说有违,我觉得他不该,我儿说有愧,我觉得他有违,我儿说不该,我觉得他有愧,可是...、

皇帝再次一停顿,转身一掌猛拍在地图上,打破了地图上天骄国,怒道可是我的妻子在那里,我儿的娘亲在那里,难道一个年轻人就该跟我一样,四十不惑之年,看起来像个花甲一般,你们才觉得合适吗?

皇帝问道这个理由够不够?

朝臣们一时间有些愣神,自打皇帝登基以来,一直都是很好说话,不管什么改革、制度,只要你说的在理,他都会点头通过,从未跟任何大臣玩弄什么帝王权术,大家打心底觉得这样的陛下太过好说话,说句实心话,便是很好欺负,习惯了很好说话的皇帝,突然一改常态,朝臣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多数朝臣们耳中一直在轰鸣最后三个字够不够。

一段被大伙早已忽略的往事,渐渐浮现在众人心头,殿中朝臣虽说不是帝国全部,却有十之六七,除非每年两次的大朝会全员到齐之外,这种每天的小朝议,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多人,这不听说了太子殿下不临朝,五日之间便有多半数到场,下一任国君突然不知所踪,这可不是小事,殿中朝臣大多都上了年纪,弱冠者无一人,而立之年在少数,不惑、大衍之年人数居多,花甲有,古稀有,耄耋者很少也有,更有一位背之年、有望期颐之年的南门玉树。

所以殿中朝臣都知道那段发生二十二年前不光彩的往事,甚至可以说是整个玄渊的羞耻,因为一个女人换了二十来年的太平,从另一个角色思索,所有人都应该以那女子为傲,却因女子身,让帝国很多人都觉得抬不起头,玄渊江湖义最盛,这是天下皆知的事,三十年前玄渊有一位青天一株莲的女子,堪称艳绝万古,被玄渊称为天之女的谪仙子,喜青衣、配青刀,若此女子用剑的话,世人真会相信,那是传说中剑圣青帝之女。

此女子不论美貌,身段,武技、还是才艺,都是艳绝天下,假若缺一样,她都不会是艳绝天下的青天一株莲,生在玄渊,长在楼兰,十七岁青刀挑大龙,当时天下闻名的刀冠、古稀老人、黄龙生,被称为大先生,大先生有一柄刀,名拦龙。

青刀与大龙平手收场,傲气的姑娘问了老人一句话离国五十载,悔不悔、恋不恋、可曾对得起爹娘,回报过故乡?,这一句话引起了一个时代的共鸣,特别是最后两句可曾对得起爹娘,回报过故乡,至今还有人在传唱。

十八岁行走天下志,当时楼兰大帝、炎君七世笑道本君若年轻二十岁,不让此女离开楼兰,可惜了啊...虽是一句玩笑话,世界超然之国楼兰国君的玩笑,若不是对该女子青睐有加的话,绝不会如此笑语。

楼兰国君的一句笑语,造就了青天一株莲的传奇,每走一国便有时代青俊追风逐蝶,无不优秀者,每个追求者都是国之才俊,二十七岁回到故国玄渊,九年行走八国,掀起一股江湖热潮,玄渊作为江湖风气最盛的国家,除了楼兰国没凑这个热闹之外,其他六国的才俊为了此女子不惜千里万里来到玄渊,美其名曰学习江湖,不如说为此女子融入江湖。

江湖是门学问,二十多年前这门学问被推崇到世界鼎盛,时代造就传奇,而此女能成为一代传奇的执耳者,少不了那些作为基石的才俊,其中六人被称为当代六脉。

文脉、卜数,一篇佳人梦被称为时空的彩虹,而今是小刺国的文坛领袖。

才脉、样样精通的古天隋,古天隋二十多年前的全才,而今的殉情节,自杀时说过这样八个字无缘与她、不求今生。,他轻生与二十三年前的五月初六,死在桃花源,手握一朵染血的白玫瑰,后人尊他为情圣,他辞世这一天被定位殉情节。

裕脉、富可敌三国,而今商道主、裕子鱼,留下八城金银博美人一顾的经典。

水脉,支持者最多,比起其他五脉,他的支持者占了半数以上,每天都有一群口水军跟其他五脉的支持者对骂、甚至大打出手,他便是戏台巨擘、玄应元,层出不穷的戏台花样,只要他搭台求爱,便是一道跨不过去人海之墙,至今还有二三数人为其此生不婚嫁。

截脉、六脉最能打的一个,一杆青梅枪煮酒论英雄的王朔,青天一株莲走到哪里,王朔都能醉汹汹的提枪阻截,若不是男女情爱强求的没味道,以王朔的性格早已抢了去。

最后一个恶脉,可以说是六脉中的另类,因为是个女子就连她的支持者、明面上也不敢支持她,有女子衣青衣,赤水女子魃,这句话本是描述神话中干旱之神、女魃的原句,当世这句话变成了描述恶脉赤水魃的句子,赤水魃本名左湘仪,而今游走在八国边境的黑道大佬之一。

青天一株莲这样一个传奇女子的选择震惊了世人的心神与眼球,让当代六脉全都饮恨收场,她的选择、比她小八岁的玄渊皇子,而今太极殿上的陛下,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个人,至今仍是个迷,也许是遭到了上天的嫉妒,好景不长,二十二年前,天骄国新帝登基,昭告天下第一条君令便是国战。

天骄国君认为阻碍时代文明进步的第一大毒瘤是草莽风气太盛,矛头直指江湖发源地玄渊国,指责其盛行的江湖义气简直是一群匪类,点名七大江湖势力为剧毒窝点,毫无组织纪律性,一群不顾大义只知道喊打喊打的匪徒,总计十三大罪,发兵八十万欲一举灭了玄渊国。

明月照在夜中央,照在水中央,报晓别院龙汐湖喷起一高达百米的水柱,一只大鲲浮出湖面,铁浇般的身子占据整个湖面,犹如并蹄莲般的鲲尾扬天升起,大鲲发出牛哞声宛若旱雷,头顶水柱透明的水柱好似支天擎,一声狂啸从水柱顶端传来,好似被镇压了亿万年魔皇,出世时的淋漓快意,水柱猛然间崩碎,陨石一样的砸向湖面,湖面大鲲沉如湖底。

天顶一道炫目的色彩,起初赤光耀夜,紧接着绿意满空,接下来金色大道直落龙汐湖面,七彩涟漪波澜壮阔,炫目的色彩中落下一个人影,这人脚踩湖面如履平地,身前九朵水莲怒放,猫头翁双手捧剑跃入亭中,狠狠一推手中剑,送到太子面前,老人咬牙语音铿锵道殿下,臣虽老矣,不想服老,却是这个老字太过可怕。

老人浑身湿漉漉的,衣服紧贴身子,花白的发丝紧贴脸颊头皮,眉宇间傲气怎么也掩饰不了他的疲态,猫头翁再次将手中剑重重一推,太子伸出双手接剑,接剑的手即将捧着剑,老人脸上的笑容俞盛,突然脸色猛一潮红,整个人向后倒去。

韩老...太子急道。

太子身后君候顾不得僭越之嫌,一步奔来用背后托住老人的身子避免其倒地,神色刚毅的剑客语气有些哽咽、咬牙道我说过不服老会死的。

云鸾、风驹二位雅士急急奔来,一高一矮站在太子身后齐齐躬身弯腰,太子转身怒道救人啊...

猫头翁嘴角血若瀑布流淌胸前,艰难的睁开毫无光彩眼眸,瞳孔猛地收缩,笑道殿下,接剑...

想要高举的手臂每次颤抖,脸色由苍白转向潮红一次,叮嚓一声,像是击碎美梦的落地声,六个缺口像是六只碗口,六个缺口里天然纹痕好似六只鼎镶嵌在剑上,落地的剑在地上挣扎几下,是否是老人的不甘,最终没能将剑送入太子手中,归于平静的剑上六个缺口看起来如此不凡,却又如此的刺眼。

太子像是毫无力气的人,瘫倒在地,双目死死盯着老人脚下的剑,三尺九寸身、长剑又名长铗,一掌宽度唤作重,摊开手掌将大拇指握在手心,伸直的四指并拢正好是此剑的宽度,六个缺口曰作钝,当真正的传奇在眼前是又觉得普普通通,望着这柄历经七百多年的古剑,太子心中响起昨日射雕犹住马,谁将长铗净风霜...

这柄历经风霜身不倒的剑,正是邪皇后世八百年,第一柄、六道的问鼎,古剑斑驳、纹理层次不齐,色彩看起来给人一种厌恶感,古朴扑面而来的苍意,给人强劲的荒凉与悲意。

六道、紧追绝代邪皇的后人,被称为天道下第一人,此人成名前是一黄冠道士,六道不求长生、一心追寻那虚无缥缈的道,参天道得无始,参世道得无终,参人道得无理,神道无仙、鬼道无生,最终无道参本身得无我。

六道持剑问鼎时,被世人称为一个无法无天的疯子,称其已修道得了魔怔,不顾世人的阻拦谩骂与诅咒,在六道看来这是所谓的斩道,别人不懂,他也不管别人懂不懂,执意要斩代表王权至高无上、国家一统昌盛,集成天下运势象征的六只大鼎,六鼎崩碎、剑上留下六个缺口。根据记载推测六道选择了西行,这只是一有关于传说的说法了,后人不得考证,也无法证明。

自六道后此剑沉寂两百年,被黑狐山石心佛所得,掀起江湖一片腥风血雨,石心佛是个无恶不作的狂徒,自认为继邪皇六道、世间第三人,作恶多端的石心佛本应是一代传奇,也许是恶事做绝的缘故,石心佛的一生却只为他人做嫁衣,成就了天然正气存万古的不变至理,石心佛的张狂仅仅十年光景,便被代表天罚客的天尊斩于镇妖剑下。

镇妖剑斩石心佛,天尊封六道的问鼎剑为邪皇后世天下第一剑,天尊辞世后,他的弟子十千岁,十千岁因最喜爱的弟子拜他门下其真正目的是为了天下第一剑,十千岁伤心欲绝,称问鼎剑为不祥,锁剑于大茫山中,命其八大弟子镇守此剑,号称八部玄剑...

后世五十年,一柄杀世剑横空出世,人屠携此剑挑战各大宗门,杀到许多传承断了香火,唯独没有动大茫山,三百年前,八部玄剑五代后人时期,三百年前江湖已无剑可称,却被后人称为黄道时期,武林各种兵器层出不穷,江湖各道人才犹如雨后春笋般,最出名的盗门神手,被后世称为顺来一手,神技在怀的时百段。

时百段,此人不知是男是女,体貌特征更是不详,江湖有关他或她的段子总有一百个,头一号便是大茫山顺剑、顺人、顺肚兜。

这个毫无节操与下线,无耻与搞笑并与一身的神人,顺了问鼎剑,顺了八部玄剑后人中最有剑心、将来有望问鼎天下剑魁的小神童,这个小神童将偷盗这种世人所不耻的行当变成一种侠义,被后世称为盗侠圣手,而他师父时百段,神来一手同时顺来了盗侠圣手母亲的肚兜。这个偷剑、偷人、偷肚兜的混人,被八部玄剑追杀了一生,临老却被挚交好友坑了一把,气悔身亡。

时百段挚交好友是一打铁匠,偷来的天下第一剑根本不敢见人,打算让好友重新锻造,可这位损友一无才能,根本不会铸剑,二无道德,转头就将问鼎剑卖了,卖给了第一任商道主,裕小奎。

裕小奎转手将此剑卖到了国外,才有了后来的盗侠圣手八万里追踪,乘大鲲归来沉剑于龙汐湖的传世佳话,追剑年少青俊人、归来已是驼背白头翁,盗侠圣手说过这样一句话我辈无能人,超越不了先祖,就算让古迹沉寂于山河,绝不让其暴露外邦。

昨日射雕犹住马,谁将长铗净风霜...长铗归来兮,秋风拂白头。

这句话出自《秋归》名句,秋归乃是江湖闲散人九莲居士的巨作,二百年前大文豪,秋归这本书写的便是盗侠圣手八万里追剑,坎坷风雨四十年,归来在秋季,驼背白头翁,秋风拂白头,英雄风雨录,风霜雕刻痕,打造了一面不坠的丰碑,这面碑只属于盗侠圣手。

沉剑于龙汐湖那一日,盗侠圣手斩了尾随他而来的十三敌首,洒血镇灵守龙汐。洒着自己的血,洒着敌人的血,秋归中一首镇灵歌,为迟暮英雄传唱一首不朽的战歌,其中写道敌血画界慑外贼,洒我热血护江河...

江湖大不大,大到老林不朽、新秀已立,江湖小不小,小到每个传奇一事一物皆关联,太子不再望这柄将江湖传奇串联在一起的问鼎剑,抬头望向远方,晨阳已下半山坡,阳光像是青俊后生,跃身飞入报晓别院,来到龙汐湖畔,踩着凌波来到亭子外,停步不前,像是特意赶来为一代宗师送行。

太子起身望了一眼君候怀中早已辞世的老人,猫头翁像个厌倦了白天,不愿起身想要装睡的人,太子身后云鸾、风驹长跪地上,太子提起手中剑,闭眼轻轻道离宫前三天晚上,我对父皇说想去江湖,因为江湖有我娘亲的传奇,三十年前名动天下的一株莲,为何消声遗迹已有二十年。

太子转身看着两个跪在面前的人,挤出难看的微笑韩老告诉我传奇得需传奇寻,我问这是什么道理?父皇说这是事实,私事不误国,想要我母亲回国根本动用不了国家的力量,对于江湖来说就算我是父皇的儿子,玄渊太子国位继承人,凭这个身份命令不了江湖。

所以...太子抿着嘴,沉默许久后,长长叹息一句,转身看向猫头翁,他紧咬下嘴唇,看了一眼手中剑,张了张嘴轻轻说所以,韩老为了这个传奇...手中长剑直指龙汐湖铿锵道在海水中三天三夜,韩老说过他会鱼游术,懂得水中呼吸法,可惜...

手中剑猛然飚出噌一声脆音,长剑斜插晨阳中,太子闭眼脸上划落两行泪,睁眼笑道难道人力胜不了天吗?

云鸾抬头道殿下节哀,别让韩老走的这么揪心,天不在胜,而在顺。

太子转身道我明白,离世的人已然离世,可这让这些活着的人如何活,想要怀念的人如何怀念,韩老护了父皇一辈子,他就连睡着也想睁着一只眼,老人从未睡过一个好觉,我想拥有传奇时,也想能与韩老分享这个传奇,现在传奇在手,可我说给谁听?如果不是我,结局会怎样?

殿下...

风驹先生抬头大喝从此你便是江湖人士李凌霄,不是那为国为民的太子殿下,何故如此娇弱?

太子李凌霄咬牙道难道世间没有不遗憾的事吗?

有,除非不做、不看不说不思不想。

那与死人何异?

风驹双眼喷火道因为活人才会活着,既然活着你还有什么办不到的?

韩老不在了...太子说这句话时快哭了,问道叫我如何向父皇交代?

风驹问道只需一个交代吗?

太子摇摇头,咽下哭语道我不想做个无情无义的人,而这世上每个人都要我学做无情无义。他握拳狠狠捶在自己胸口砰砰砰,一把揪住头发道人真的很难做,眼睁睁望着老人在我面前去世,而我什么也做不了,若不是我,韩老应该在陪阿和说话,韩老因我而死,我想做个无情无义的人,可我过不自己心里这道坎。

抬头笑问谁能帮帮我?对一侧的君候道先生可有办法?

君候沉着脸摇摇头,望向风驹,风驹吹胡子瞪眼,云鸾苦笑道殿下啊,这我们帮不了你,心痛无药医,就算你师父梦飞也做不到。

嘲风城中,黄鸟楼庄园门前,梦飞一脸的病态,望着闭紧的大门,身后的太阳将他的身影拉的修长,身后十八剑士跟木桩似的杵在太阳底下,这样的日子已经八天了,梦飞不说话,其他人不敢说话,黄鸟楼中琴声悠悠传来一曲《相思》,弹琴的人血指拨弦,眼中的泪轻轻敲打在琴上,黄鸟楼主龙小颜苍白的脸色,嘴唇干裂。

咫尺间的缘,你在我梦里边,想见你一眼,何时能再见...思念的人,守着相思,念你千百遍...

此一曲《相思》由五十年前詹九娘所创,是詹九娘为所爱的人薛文士弹奏的断肠曲,写词的是爱她的人是叫寒山的书生,他们三人是同乡,薛文士死在求取功名的路上,两个用情至深的人相思了三十年,后来双双投江,詹九娘投江时对寒山说下辈子还你。,寒山笑道好,这辈子我陪你。

广告:性别测试准确率99%,扫描二维码马上免费资讯,微信号:hktian08 !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468179151@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