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

教育培训网 时间:2019-01-11 07:55:24

茫茫人海,碌碌终生,以自为由,勿忘心安。

又是一个机械式的早晨,一切像是被上了发条一般有条不紊,穿过这条马路走进对面那扇大门里,就又是一天。自从毕业后就进了这家公司工作,三年了,自己过得还算平稳,没有很出色,但凭借这份工作足够在这个城市生活下去。最近有点奇怪的是,总是做着同一个梦,梦里的人很熟悉,可就是认不出是谁。

今天,公司来了一批新人,走进部门时,他们已经到了,估计是准备向老职员们打招呼。看着他们面孔上呈现出来的新奇又紧张的神情,让我不经想起了自己当初刚进公司的那份同样的感情。不敢做太大动作,对一切都小心翼翼,一举一动透露着笨拙生疏。如今的自己褪去笨拙换上老练,但每天心情却不如当初明朗了。

中午,大家都出去吃饭了,我看着电脑屏幕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进入了梦乡。梦中有一个人走到很远的地方,她在翻滚的云海下漫步,又在灿烂的繁星下驻足,也在炙热的沙漠中狂奔,又在苍郁的山林中听风,或在喧闹的街市中游荡,或在夜晚的草原上冥想,在寂静的山洞里思考,在不知名的山顶怒嚎真是一个美梦,梦里的人是谁?当我醒来时,同事已经准备进入下午的工作了。

太阳的光渐弱时,我乘上了回家的地铁,看着映在地铁门上的脸,像没有思想的木偶,那是我吗?产生了疑问。就是这样,每天都是这样,不经嘲笑起自己来。

夜晚,窗外月将寒冷的光撒向城市,每个窗子里的人都被梦缠绕,我闭上沉重的双眼,梦像蛇一般又一次蹿进脑海。

灰紫色的天空下,深红的围墙高高矗立,像魔障一般加快速度的逼近自己。一只黑色的鸦立在墙头,发出艰涩的叫声。突然,它黄色的眼睛在灵活的头上定住了,盯住自己的时候,面前那扇漆红油的木门打开了。铜环与木门碰撞发出低沉的声响,有一种磁力吸引着我走进去有一人身穿黑色的袍子背向自己而坐,周围散发出死一般沉寂的氛围,越走近越觉得可怕,那人也不回头。我看到她座椅上闪着冷光的铁链,但她也并不挣扎。就这样,我不敢再向前走一步或是拍拍那个人的肩或是看上她一眼或是问一句你是谁,就是没有了迈开双腿的力量。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还是立在原地,似乎墙头的鸦飞走了,似乎门外的风停了,似乎一切尘埃都落定了。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就在我准备发问的一刹那,就在那一刹那,那个人却开口了你过得好吗?语调是那样平缓,那样遥远,仿佛经过了一个世纪才传到自己的耳边,接着,又是那样的声音,她说我就是你啊。

从梦中惊醒,一身冷汗,不知道当下是现实还是梦。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468179151@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上一篇:厌倦了一个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