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爱你

教育培训网 时间:2019-01-11 02:29:01

对不起我爱你。

陆言清从来没有想过,这句在言情小说里最烂俗狗血的话会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像是最后的告白和歉意。陆言清不喜欢最后,也无所谓歉意。她一直都是冷静的,严谨的,脑袋里时刻绷着弦,勒出深深的血痕好让自己保持清醒。她不说爱,不说喜欢,也从来不做出什么承诺。

伪装大度,伪装温暖,其实内心里一片狼藉。这么多年以来,她一直安安稳稳做她的学生和职员,扮演好角色所需的必要条件,但是她好像永远没有兴致多做什么,不往前冲,也不刻意后退。

大家都说她太孤单了,在这个适当的年纪也该找个人来陪。所以她想,那就找一个吧,总不能在这种地方显得不合情理。于是在那个叫李然的清俊男人捧着花半跪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头一次点了头。

这个男人和她不一样,他认真,也有自己的执念。他那么固执却又倔强的喜欢,曾一度让她感到恐慌。她怕,她无法承受,也没有办法回报。或者说,她从来没有喜欢也没有爱过一个人,她不懂,也不敢去试。

从小到大,眼前上演形形色色的爱情剧,真真假假的无法辩清。陆言清一直觉得自己是个专一的人,说得俗点,就是海枯石烂,至死不渝的那种。所以她下意识地不敢相信人,也无法真正去爱谁。

她看一部剧,看到一半没有了,会像在水里被水草层层缠住一样难受,但是隔几天就忘了,一点感觉也没有。她和一个人要好,结果分隔太远许久不能见面,也不会觉得想念,好像曾经的记忆都是表演。

所以在李然说爱她的时候,她心里是理所当然地抵触情绪。不是厌恶,也不是喜欢,她怕自己没办法爱上,眼前这个男人的眼神那么真诚,让她想要去相信,想要克服那种不安全感去微笑点头。她想这个人这么好,俊朗,真实,而且总带着股向上的蓬勃的朝气,他值得我去爱。但是他那么好,那么出色,我怕我给不起他所付出的同等代价。她又想。

但是他们终究是在一起了,在热烈的欢呼和祝福声里,好像是真的金童玉女般。陆言清记得那天的天气并不好,阴沉沉的。上午刚下过雨,打落了一地的槐花。更像是离别的氛围。她靠在李然的怀里抿着唇瓣笑,掌心里全是滑腻的汗渍。

陆言清从来都不会自以为是地认为自己能获得多大的幸福,但从她和李然在一起的那一天起,她觉得他们的这段感情,至少会是安稳的。她或许不会爱,但是这或许又是另一个需要演好的角色,只是,比起以往的那些,她所需要付出的,会更多一些。所以她觉得自己能做好,至少她觉得,李然足够爱她。

李然算是她的前辈,不算多话,也并不是沉默寡言,有一些足够令她开怀的小幽默,会开并不讨人厌的玩笑,对她,也足够好。

母亲曾经跟她说,如果一个人足够爱你,那么他在背后为你做的绝对比你所看的见的多得多,你甚至从他的一些小动作里,一些特意为你改变的小习惯里就能看出他的体贴。你也不必斤斤计较他对你说了多少遍我爱你。

所以陆言清认真去看,去感受。她想着,不出意外的话就是这个人了,如果余生要和一个人一起过的话,她不反感这个人是李然。她想努力去爱她,如果做不到深爱,至少也要有喜欢付出,不然的话,对李然来说太不公平了。她也想过如果直到最后,她都不能爱上他,那样的话要怎么办,她想不通,也不愿去想。她不喜欢最后。她想,他那么好,我总能被感动,总能喜欢甚至爱上的。这个时候的她没有想,或许有一天会很感动很感动,动情到想付出一切来予以回报,但是,这不是爱。她在想这些事情的时候,吃着李然给她带的午餐,色彩营养都均衡,巧妙地避开了她讨厌和忌口的食物,显然是下了功夫准备的。所以对自己说,你看,他这么好,有什么理由不去喜欢呢。

陆言清没有谈过恋爱,但是也并不是真的没有喜欢过谁,至少被称作青春的那段时光里,也曾经有那么一个阳光俊朗的男孩,能够让自己在看到他的时候,眼里闪过一簇火光,心底有一丝震颤。但是陆言清把这种感情当做所有女生理所当然地青春期的悸动,并不去在意。时至今日,那个男孩的脸已经记不清晰,也不记得为何心动,好像连当做回忆来收藏的价值都没有。也并不是没有追求者。陆言清虽然算不上倾国倾城,但也是足够漂亮的,江南姑娘的水灵完全继承,再加上一些不经意的淡漠随性气质,她有足够让人喜欢的资本。但在她曾度过的岁月里,她从没有相信过有谁真正爱她。

她有时候会觉得很奇怪,李然为什么会这么爱她,像是毫无征兆的喜欢。她并不记得之前和这个人有多么深的交集。而且她向来冷淡,对谁都是淡淡的,没有刻意深交的时候。但是李然却这么了解她,在相处的几个月以来,他从一开始表现出一种令人惊讶的熟稔。她有时候甚至会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比她自己还要了解自己,就像是从小一起长大,知道对方所有的习惯和小秘密。她又认真想了一遍,确认自己之前没有见过他。又觉得或许是自己想多了,也许只是因为他付出了许多,努力地去了解她,知晓她的习惯和爱好,只是因为他有足够多的体贴和爱,这并不奇怪。她说服了她自己。

她一遍一遍的给自己强调,他那么好,我要努力去爱他。

这一天,也有一年了,和去年一样的场景,一样不怎么好的天气,风还在吹,几朵槐花飘落在他发间,一样是李然站在她面前。她差点以为又回到了那一天。她眨了眨眼,感觉记忆有些模糊,是去年么?还是前年?好像,很久很久之前,有过这样的场景,但是,是什么时候呢?对面的男人轻轻浅浅地站着,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

言清啊,还是记不起来我是谁么?

陆言清看到他眼里闪过的无奈和痛惜,有些奇怪,你不是李然么?怎么记不起来你是谁啊,你是李然啊李然她喃喃着低下头,好像有些片段在脑海里闪过,但是怎么都抓不住,有些懊丧地抓抓头发。好像以前,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但是记不起来了。或许我们以前就认识?

随着她被拥进怀里,有几滴温热的液体落在了肩膀上。他哭了。他为什么要哭。

对啊,我是李然,李然啊男人的声音有些颤抖,你怎么能不记得了呢?她听到他叹了口气。

不记得就不记得了吧。不管你记得的我,是十年前认识的,一年前认识的,还是一天前认识的,都不重要,你只要记得,你是陆言清,我是李然,李然永远爱陆言清,就够了。只有这一点,要一直一直记得。

不知道怎么的,她眼里有滚烫的泪流下来,怎么都停不下来,灼得心生生的疼,她察觉到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也许是忘记了许多,也许,是很重要重要的事。但是好像最重要的一点,她一直都记得,也一直都在告诉自己,他那么好,他那么爱她。

她推开他,怔怔的看向那张脸。并不是一年,也不是两年,好像,是很久很久吧。

有些东西,好像能记起来了。

盛夏和槐花。男孩的笑容和雨伞。你能不能爱我?她记得有谁这样问过。

然后呢?然后。

多年以后,李然还一直记得,当年的那个女孩,还没有现在这般淡漠,当自己捧着花束半跪着告白的时候,她笑得明媚,像在说一句玩笑话:可以啊,但是我不小心就会忘记了,好多事都记不起来。她接过花,不好意思地挤了挤眼,所以,你还是不要喜欢我好了。

我会一直一直在你身边,就算你忘记曾经,我也会始终让你知道,我有多么爱你。

对不起我爱你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468179151@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