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这样

教育培训网 时间:2018-12-18 09:13:15

那是她最好的朋友,十二年了,如今,双方都已二十三岁了。朋友叫林霄,查出了癌症,就在今年。两人都为工作忙碌着,很少见面,却时常微信聊天。 林霄去了省城治疗,她也去了几次,但她太忙了,每次都是去办事顺路去的,虽然她也不想这样。那天,林霄被推进了手术台,而她,还在忙碌着。 虽然手术很惊险,林霄还是活了下来。 第二天,林霄昏昏沉沉。她走进病房,看着林霄,只是默默地流泪。 她准备了一碗粥,偷偷放在床头,又悄悄走了,一张纸条也没有留。那碗粥,谁都没敢喝,放在那里,坏了烂了,被清洁工打扫了。 林霄出院时,几十万的费用,只出了零头钱,剩下的,是林霄的丈夫出的,两人才结婚一年半,生活拮据。林霄仍和她是好朋友,但林霄内心却渐渐疏远了她,在林霄最关键的时候,她什么鼓励的话都没说,尽管林霄知道她不是故意的,是因为工作的原因。 她们的联络渐渐少了。 十四年后,林霄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一次饭局,林霄的老病友也在。那个老病友云淡风轻地说道: "林霄,我还记得你在医院时给你做手术的那个主刀,彻彻底底挽救了你,还把你那住院费几十万给你丈夫,让你丈夫来付你的住院费。前几天,车祸,死了,身边一个人也没有,造孽哟!好可惜呀,就和你一般大。" 林霄一惊:"谁呀?" 老病友眯起眼睛来那是她最好的朋友,十二年了,如今,双方都已二十三岁了。朋友叫林霄,查出了癌症,就在今年。两人都为工作忙碌着,很少见面,却时常微信聊天。 林霄去了省城治疗,她也去了几次,但她太忙了,每次都是去办事顺路去的,虽然她也不想这样。那天,林霄被推进了手术台,而她,还在忙碌着。 虽然手术很惊险,林霄还是活了下来。 第二天,林霄昏昏沉沉。她走进病房,看着林霄,只是默默地流泪。 她准备了一碗粥,偷偷放在床头,又悄悄走了,一张纸条也没有留。那碗粥,谁都没敢喝,放在那里,坏了烂了,被清洁工打扫了。 林霄出院时,几十万的费用,只出了零头钱,剩下的,是林霄的丈夫出的,两人才结婚一年半,生活拮据。林霄仍和她是好朋友,但林霄内心却渐渐疏远了她,在林霄最关键的时候,她什么鼓励的话都没说,尽管林霄知道她不是故意的,是因为工作的原因。 她们的联络渐渐少了。 十四年后,林霄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一次饭局,林霄的老病友也在。那个老病友云淡风轻地说道: "林霄,我还记得你在医院时给你做手术的那个主刀,彻彻底底挽救了你,还把你那住院费几十万给你丈夫,让你丈夫来付你的住院费。前几天,车祸,死了,身边一个人也没有,造孽哟!好可惜呀,就和你一般大。" 林霄一惊:"谁呀?" 老病友眯起眼睛来:"好像叫龙什么,噢,对,奚,叫龙奚!" 那是她的名字。 林霄哆哆嗦嗦地说:"我去趟洗手间"转身,泪流满面。 原来是这样:"好像叫龙什么,噢,对,奚,叫龙奚!" 那是她的名字。 林霄哆哆嗦嗦地说:"我去趟洗手间"转身,泪流满面。 原来是这样

本文标题:原来是这样
广告:性别测试准确率99%,扫描二维码马上免费资讯,微信号:hktian08 !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468179151@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下一篇:最好的装备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