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

席慕容:高吉

席慕容:高吉想起高吉,就想起那些水姜花。在北师艺术科读书的时候,高吉是我同届普通科的同学。我们是在三年级的时候才开始熟识起来的,每天在上晚自习之前,坐在二楼教室走廊的窗前,不知

2019-08-16

朱自清:儿女

朱自清:儿女我现在已是五个儿女的父亲了。想起圣陶喜欢用的蜗牛背了壳的比喻,便觉得不自在。新近一位亲戚嘲笑我说,要剥层皮呢!更有些悚然了。十年前刚结婚的时候,在胡适之先生的《藏晖

2019-08-15

冰心:南归

冰心:南归——贡献给母亲在天之灵去年秋天,楫自海外归来,住了一个多月又走了。他从上海十月三十日来信说:今天下午到母亲墓上去了,下着大雨。可是一到墓上,阳

2019-08-15

朱自清:背影

朱自清:背影我与父亲不相见已二年余了,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那年冬天,祖母死了,父亲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我从北京到徐州,打算跟着父亲奔丧回家。到徐州见着父亲

2019-08-15

冰心:梦及赏析

冰心:梦及赏析她回想起童年的生涯,真是如同一梦罢了!穿着黑色带金线的军服,佩着一柄短短的军刀,骑在很高大的白马上,在海岸边缓辔徐行的时候,心里只充满了壮美的快感,几曾想到现在的

2019-08-15

林清玄:与父亲的夜谈

林清玄:与父亲的夜谈我和父亲觉得互相了解和亲近,是在我读高中二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我随父亲到我们的林场去住,我和父亲睡在一起,秉烛夜谈。父亲对我谈起他青年时代如何充满理想,并且

2019-08-14

海子:父亲

海子:父亲黄昏时分,一群父亲的影子走向树绳索像是他们坐过的姿势,在远方则是留恋,回忆起往事在土地上有一只黄乎乎的手在打捞,在延伸,人们散坐着以为你是远远的花在走着,水啊我渴望与

2019-08-14

林清玄:不孝的孩子

林清玄:不孝的孩子在机场遇到一位老先生,他告诉我要搬去大陆定居了。为什么呢?秤说,他在台湾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本来都很好的,自从他找到大陆的儿子之后,就变得非常不孝。为什么呢

2019-08-14

吴伯箫:马

吴伯箫:马也许是缘分,从孩提时候我就喜欢了马。三四岁,话怕才咿呀会说,亦复刚刚记事,朦胧想着,仿佛家门前,老槐树荫下,站满了大圈人,说不定是送四姑走呢。老长工张五,从东院牵出马

2019-08-14

巴金:哑了的三角琴

巴金:哑了的三角琴父亲的书房里有一件奇怪的东西。那是一只俄国的木制三角琴,已经很破旧了,上面的三根弦断了两根。这许多年来,我一直看见这只琴挂在墙角的壁上。但是父亲从来没有弹过它

2019-0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