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伴

那些让人缄默与流泪的时刻

那些让人缄默与流泪的时刻文/陈晓辉·逆枫一那是一位瘦弱的老人,衣衫褴褛,戴着一顶旧帽子,抱着怀中的小狗,蜷缩在一个大型超市外的墙角里,风一吹,身体就瑟瑟发抖。在他

2019-06-24

去上海看海

上海是中国第一大城市,北临汹涌的长江口,南接壮阔的杭州湾,而东面则是浩瀚的东海。对我们没有亲身到海边看过海的人,无边无际的大海真是令人神往。而去上海看海,应该是最简单不过的事儿

2019-06-09

没想到

刑警大队大队长的老伴早晨起来给他的外孙送棉袄棉裤去。她刚一出屋门,就听看见夜猫子在她家的屋顶上叫,这位老太太也横惯啦,于是就二话不说开始骂街,骂夜猫子。等骂完了后,她还得送衣服

2019-04-24

老爷爷

身穿迷彩服,脚穿解放鞋,手里还抓着大铁块,汗水顺着皱纹流啊流!老爷爷六十七了,还在辛苦的干活,身上的衣服很破很破了,老人不在意,他在意的是老伴,在意的是儿女过的好不好。

2019-04-24

第292节 前世今生

哥,哥,你寒假辅导班上完课了?没有那。玉米粒,花生米粒,我带你们去看看我的前世你们去不去?去啊,去。好吧,我们瞬移过去吧!虽然很浪费钱。不过不用管,丸娘不是说了吗,反正咱得爹会

2019-03-27

我陪父亲去相亲

写下这个题目,绝没有哗众取宠之感;相反,感觉一股隐隐的疼痛袭上心头。对于满头霜发的父亲,对于他生活的关心与照顾,我不是做了很多,而是太少太少了,少到一念及父亲这两个字就会泉涌愧

2019-02-26

公交车上的奇葩乘客

国庆、中秋长假的前一天下午,我和老伴坐202路公交车由女儿家返回火车西站我们自己的家。那时候,202路公交车还没有换成新型的大客车,还是那种现在几乎被淘汰的车型。车的左右各有一

2019-02-23

流水线

流水线录音机厂与我们单位是一个系统都归电子局管,可能我们厂长书记去局里哭闹过不然如何把我们推出去,据说原来真想把我们当卡带装进录音机像过继孩子一样任由哼哼也要狠心送人,但我想后

2019-02-21

孤独的墓

如若说爱情不会累,你还会不会回来,未曾留下一句言语,便决绝的撒手而去,纵使满天飞舞红色的花瓣,也只是喧哗中引路的地毯,徘徊沉睡你身边的老伴,熬过思念交加的夜晚,想为你最后的一丝

2019-02-21

公交车上二三事

我自己的家在火车西站,小女儿的家在开发区,两地相距大约10公里,乘公交车要半个小时,经过16个公交车站,中间还要换乘一次车。为了帮助小女儿照顾上小学的孩子,我们老两口过着候鸟般

2019-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