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

鲁迅:父亲的病

鲁迅:父亲的病大约十多年前罢,S城②中曾经盛传过一个名医的故事:他出诊原来是一元四角,特拔十元,深夜加倍,出城又加倍。有一夜,一家城外人家的闺女生急病,来请他了,因为他其时已经

2019-08-16

鲁迅:二十四孝图

鲁迅:二十四孝图我总要上下四方寻求,得到一种最黑、最黑、最黑的咒文,先来诅咒一切反对白话、妨害白话者。即使人死了真有灵魂,因这最恶的心,应该堕入地狱,也将决不改悔,总要先来诅咒

2019-08-16

鲁迅:为了忘却的记念

鲁迅:为了忘却的记念一我早已想写一点文字,来记念几个青年的作家。这并非为了别的,只因为两年以来,悲愤总时时来袭击我的心,至今没有停止,我很想借此算是竦身一摇,将悲哀摆脱,给自己

2019-08-16

鲁迅:再论雷峰塔的倒掉

鲁迅:再论雷峰塔的倒掉从崇轩先生的通信②(二月份《京报副刊》)里,知道他在轮船上听到两个旅客谈话,说是杭州雷峰塔之所以倒掉,是因为乡下人迷信那塔砖放在自己的家中,凡事都必平安,

2019-08-16

鲁迅:“友邦惊诧”论

鲁迅:友邦惊诧论只要略有知觉的人就都知道:这回学生的请愿,是因为日本占据了辽吉,南京政府束手无策,单会去哀求国联,而国联却正和日本是一伙。读书呀,读书呀,不错,学生是应该读书的

2019-08-16

鲁迅:小杂感

鲁迅:小杂感蜜蜂的刺,一用即丧失了它自己的生命;犬儒〔2〕的刺,一用则苟延了他自己的生命。他们就是如此不同。约翰穆勒〔3〕说:专制使人们变成冷嘲。而他竟不知道共和使人们变成沉默

2019-08-16

鲁迅:复仇

鲁迅:复仇人的皮肤之厚,大概不到半分,鲜红的热血,就循着那后面,在比密密层层地爬在墙壁上的槐蚕更其密的血管里奔流,散出温热。于是各以这温热互相蛊惑,煽动,牵引,拼命希求偎倚,接

2019-08-16

鲁迅: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鲁迅: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我家的后面有一个很大的园,相传叫作百草园。现在是早已并屋子一起卖给朱文公的子孙了,连那最末次的相见也已经隔了七八年,其中似乎确凿只有一些野草;但那时却是

2019-08-16

鲁迅:秋夜

鲁迅:秋夜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这上面的夜的天空,奇怪而高,我生平没有见过这样奇怪而高的天空。他仿佛要离开人间而去,使人们仰面不再看见

2019-08-16

鲁迅:《朝花夕拾》小引

鲁迅:《朝花夕拾》小引我常想在纷扰中寻出一点闲静来,然而委实不容易。目前是这么离奇,心里是这么芜杂。一个人做到只剩了回忆的时候,生涯大概总要算是无聊了罢,但有时竟会连回忆也没有

2019-0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