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子

三毛:还给谁

三毛:还给谁一九七一年的夏天,我在美国伊利诺州立大学。不知是抵美的第几个长日了,我由一个应征事情的地方走回住处,那时候身上只剩下一点点生活费,居留是大问题,找事没有着落,前途的

2019-08-11

守候千年,换你一句“我爱你”

编辑荐:看看当初相约处,又是一年白残花开,花开不为谁,只待飞花落,落花又似坠楼人,谁看谁无情?万物皆一般。思念就像什么呢?就像一条没有尽头的幽静小巷,阴冷潮湿不可怕,孤独寂寥不

2019-01-18

花蛤学飞

传说古时候花蛤和蛏子本是同胞兄弟。那时,花蛤的长相可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它长长的个子,细细的身,两爿壳薄薄的,与蛏子一模一样。兄弟俩住在浅海,吃的是海涂的泥膏,喝的是清冽的海水,

2018-12-28

梁实秋:雅舍

梁实秋:雅舍到四川来,觉得此地人建造房屋最是经济。火烧过的砖,常常用来做柱子,孤零零的砌起四根砖柱,上面盖上一个木头架子,看上去瘦骨嶙嶙,单薄得可怜;但是顶上铺了瓦,四面编了竹

2018-1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