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

奶奶的菜园

一次,刚会使用手机不久的奶奶,用微信把家中的菜园拍给了我们看。看着那一片片绿油油的菜地,思绪不经意间勾回了几年前。奶奶家的后屋,有一片菜地。据说一开始只是空地,邻居们商量着,围

2019-06-03

真正的美

编辑荐:我什么也看不见了。现在对我而言,身体的美是那样微不足道。我已经看见了真正的美——那就是爱。真正的美不是高额骨、长腿或发达的肌肉。只要拥有开放的心

2019-06-02

这就是简单的幸福

今天周末我还是像往常一样在家里吃着中午饭,今天的主厨是我那厨艺高超的爷爷,当大家伙都吃完离去各自安排自己时间的时候,我还在一旁陪着爷爷奶奶聊天,两老在吃饭的末端时总会自行调侃一

2019-06-02

“山人熊”的故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对姐妹,她们的奶奶住在另外的一座山头上,所以她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带上一些小礼物去看望奶奶。在前往奶奶家的途中,她们遇到了山人熊。山人熊问:你们要去哪啊?姐妹

2019-06-01

庄严的真实

编辑荐:她决心飞奔回家,要快,她边跑边想着继续写她的小说,只有那样她才能获得快乐,彻彻底底地体会和面对庄严的生活。Hereweare,ridingthesky,Pastandp

2019-06-01

青团的故事

阿亭从未见过她的爷爷。据奶奶的说法,爷爷年轻时一表人才,村里有不少姑娘追他。那后来呢?十岁的阿亭一边看奶奶做青团一边问她。后来就去世了。奶奶淡淡地答道。当时我还很小吗?阿亭没有

2019-06-01

满襟褂的根梅奶

那天早饭后,根梅奶终于脱掉穿了几十年的满襟褂,换上了棉绸唐装。根梅奶今年八十岁了,是我的亲房奶奶,和我住一屋。打我记事起,她都是穿满襟褂,从没穿过别的式样的衣服,只不过是褂子的

2019-05-31

徐托柱长篇叙事诗岁月沧桑系列之十二:大脚奶奶只身匪窝动员抗战

滹沱河流水哗啦啦日本鬼子侵占了我的家乡滹沱河流水呼啦啦我们拿起手中的锄头刀枪滹沱河流水响啦啦工农兵学商一起来救亡大脚奶奶的声音穿破时光的烟云依然在滹沱河的浪花回荡我没有见过大脚

2019-05-29

老宅畅想

家乡的风带着沙有些淡淡的黄,家乡的水带着苦有些涩涩的怅,激起了咳嗦的冲动,在外面呆的久了,喉咙有些不适应的景状。曾经的小路被花装点,五彩斑斓小路依旧黄土细沙柔软,躺在金色阳光的

2019-05-29

没有人会在原地等你

没有人会在原地等你听朋友讲过一个故事,听起来有一点苦涩的故事。说的是一个女人与她第一任男友之间的事情。女人那时刚刚大学毕业,很矜持,只会腼腆的笑。两个人第一次到海鲜馆吃饭,男人

2019-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