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归宿在何方优美散文

教育培训网 时间:2019-03-15 05:30:32

  有些人诞生在某一个地方可以说是未得其所。机缘把他们随便抛掷到一个环境中,而他们却一直思念着一处他们自己不知道坐落在何处的家乡。——一毛一姆

  有一段时间,我一直在思考落叶归根的意义。

  一个亲戚千里迢迢把父亲的骨灰从美国送回家乡安葬,虽然他们早已在外地安居乐业,而且在家乡人眼中,仿佛已经成了外地人了。但总有一些事情是他们对“落叶归根”的深刻认同,比如他们会在离世前千里归故土,或是吩咐后人将他们的骨灰运回家乡下葬。

  我相信,每个人都热爱着自己的故乡,他们都希望自己即使在死后也能在故乡的土地上,撒下自己最后的养料。

  现实中,也有一些人认为自己找不到真正的家乡,在漫长的人生旅途或心灵历程中,一直寻找着那个不断被理想化的故土。

  《月亮和六便士》里的主角思特里克兰德,是一个已经步入中年仍在寻找自己真正故土的画家。他历尽艰辛,安一抚自己躁动的灵魂。最后,在塔希提的原始森林找到了归宿,并在那里创作出惊人的作品,就像作家一毛一姆描写的那样,他“比当地人还要土化”。至此,他真的把这个人烟稀少的森林当作故乡,即使是离世后,他也愿意被安葬在那片原始森林里。也许这就是他最终能够得到解脱的地方。

  小说中,一毛一姆还描写了另一个与之相互映衬的人——阿伯拉罕,一个犹太人,他在医界的事业上得到认可并能轻易获得丰厚薪资的职位时,却毅然拒绝这个人人艳羡的职位,到亚历山大港作了一个收入甚微的医生。当他与小说的叙述者再度相遇的时候,被问及是否后悔当初的选择,他说一点也不,并对自己的“寒酸生活”十分满意。他说,当初一到达这个港口的时候,他就有种到家的感觉。这里所获得的自一由让他欣喜若狂,而且下定决心在那儿直到老死。

  在我认识的一些人中,他们十分钟爱自己的家乡,时时刻刻,分分秒秒都在惦念家乡的“好”。

  读书的时候,我认识一个藏族同学,她说过一句让我动容的话:“如果有下辈子,我还会选择做藏族人。”她是一个率直、单纯的女孩,并不矫情。有一次,她说起在自己的家乡,几乎每天都会过得很充实、很开心,邻居们热情而友好。如果遇到不开心的事,只要到湖边散散步,心情便会豁然开朗。我听得出,她对自己家乡的一草一木,家乡的亲人们,都有着非常真挚的感情。

  在这个世界,有些人生得其所,热爱故土,即使是过着简朴之至的生活,也令他们感到人生是一场愉快的旅途;有些人未得其所,总是在寻找着属于自己的土地,比如像那个画家和犹太人一样幸运的人。是的,也有一些并不那么幸运的人,即使用一生去寻找也难以善终,直到死去,他们仍无法收获那种归宿感。

  我羡慕热爱自己故土的人,更佩服那些勇于追求自己心中理想家园的人。如果要说幸福、惬意的感觉,其实就是找到了对的地方的感觉,但愿每个人都清楚自己的真正归宿在何方。

广告:性别测试准确率99%,扫描二维码马上免费资讯,微信号:hktian08 !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468179151@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