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寂,清欢了文字

教育培训网 时间:2019-02-25 18:08:39

曾经的冷寂,原来的麦田守望者,如今已是过客匆匆!

时光,真不经用

——题记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结束一年的奔波,一年的思念,一年的牵挂,回家过年。

怀念在时光隧道里,那些擦肩而过的人或事,总能教会我些什么。他们不是偶然出现的,都是有理由的,无论你喜欢还是不喜欢!

每年的岁末,喜欢悠悠地走在故乡的田野小径上,静静地品味家乡泥土的香味,麦苗散发的阵阵绿意,残留在高高的白杨树梢上的丝丝寒意,也在春的追赶中,渐渐远去的背影依稀可见,失去了往昔的狂妄!是旅居都市的孤独使然?还是心趋于安宁?

其实,年尾的故乡也是热闹的,老人三五成群地挤在一起,聊着天,看孩子们叽叽喳喳地比划着新买的衣服,谁的好看,谁的是名牌,蹦跳着!是呀,一年了,和爸妈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了,变化太大了,个子也长高了,衣服都有点小了,尽管如此,孩子们仍然说个不停,似乎要把一年要说的话,一咕噜地全部掏出来。那个场面,每回在梦中都会笑出声的。

故乡的炊烟,袅袅升起的瞬间,如灵魂出窍,所有的不开心都散了。

不是说热闹不好,有时心会莫名的伤感,这样的场景在我们小时候,出现的很少。那时侯,尽管清贫,可是却可以骑在老爹的脖子上,拉着老牛,和老妈一起慢慢走在绿草茵茵的田间地沟,尽情地耍欢,嬉闹,任性地让老爹趴在地上当大马骑。那时多开心呀!没有时间的限制,没有地域的隔阂,没有相思的苦楚,没有时空的牵挂,有的只是快乐,简单地快乐着!

或许,春节一过,年轻的爸妈们又要启程去远方!留下年迈的老人和等待温暖的孩子,岂不知带走多少思念和牵挂,留下多少无尽的无奈和凝眸!村头那棵老槐树呀,见证了一幕幕离别的伤心,也欢喜了倦鸟归巢时的喜悦!

距离是有弹性的美感,远了,近了。可是亲情的时空隔离,让人心酸,却又现实地无奈着。一季的落叶,满地的忧伤,于秋的薄凉里小心地蹲下身,忍住心疼,将离别的泪收起,心却在空荡荡的地方荒芜!

落叶为秋而生,随风逝去,一样美丽!

偶而有路过的乡邻,会打声招呼:这么冷的天,怎么不呆在家里?

我只是微笑着:尝尝家乡的味道,冷也是暖的,苦也是甜的。

一生很短,也很长。你的记忆里有谁的背影?为谁守着那颗干净的心?

岁始岁末,走进冬季,几许回忆,几许冬思,也许将思绪放在冬季,也许将思念遗失秋季。一季的季节,一季的怀念,一季的文字,几许记忆,几许飘零,为谁?从秋季走向冬季。为谁?与岁月同驻!

只是,无论风景多美,始终记挂着涌动的思维,那轮回的四季只允许我们做短暂的停留!

走过冬季,便是春暖花开!

世上有味的事,包括诗,酒,哲学,爱情,往往无用。有人如是这样说。

当时光的守候淡淡如烟时,或许我们默然接受一切,在它的倒影中,慢慢老去。

一草一木皆有其喜,其悲,其乐,其苦,草儿尚且眷恋土地的怀抱,何况有思会想的离人?花开会喜,木枯会悲。当青春逝去,经年不再,归去来兮?吾归何处!古人亦有此感慨,我辈也会呐喊:浅相遇,薄相知,难相守,终难忘!或许,淡如水是最好的方式!

一阵冷风吹过,被凌乱残雪覆盖的麦苗松动着腰身,把残雪震落地面,渐渐融入大地,滋润着干渴的土壤。想想雪花漫舞的时候,何等的洒脱!肆意枉为!而大地上的所有,却心甘情愿的接受!

是大地孤独了吗?是雪花寂寞了吗?还是需要相互取暖?

冬与春的影子,无边地摇曳着;红尘的冷暖,在花开花落之季徘徊着

当文字在笔下缓缓地涌出,或冷或暖,或悲或乐,都是灵魂在呼吸,那时本我的呐喊。一段情的无影,是另一段爱的开始。于风,会思;于大地,会动。眸回处,经年不再,墨已生香!

没有虚伪,不戴面具,不去张扬,甘愿淡泊。真心,真情,真实,一切都会过去。别再委屈自己,委屈心灵!席慕容在安慰着我们

久居都市的边缘,感染了喧嚣与繁华,始终安守着一份淡然的宁静,如水流过,不惊不扰。尽管,疲于奔波,甚至三餐不继,有被红尘遗弃的境遇,一颗心却没有了大喜大悲的悸动,是岁月磨去了棱角,光阴改变了心境。安于红尘,守那一份暖暖的心静!

孤独也好,寂寞也好,当文字沁入心扉,美丽的,细碎的,安暖的,冷清的,个个如轻盈的精灵舞动,妩媚妖冶!

梦里春雨初落,江边芦芽新发。去年残荷尚在,隔岸开了桃花!诗人这样用文字诠释着暖意!

淡淡的岁月,相守一份文字的温暖;匆匆的时光,沉淀一份清欢的情怀!

如是,孤独的冷,寞然的寂,书写了清欢的文字!

文/过客匆匆

QQ/417740569

广告:性别测试准确率99%,扫描二维码马上免费资讯,微信号:hktian08 !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468179151@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上一篇:山猫堵洞
下一篇:赏析唐诗溪居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