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明治配胡萝卜汁II

教育培训网 时间:2019-02-01 19:50:19

day.4 15:10—10:40 D3031—福州北—至诚

我入座后就开始睡,中间起身啃了一个汉堡,继续睡。

最后,到了。

跑,赶末班公交车,赶上了,5路。

跑,赶指纹查房,没赶上,还好试验期。

5路公交上我一直看着窗外,街道一点一点移动远去,跟上海比起来有哪些区别我也说不上,建筑物毕竟都是冰冷的。更何况乌漆麻黑的夜里,星星冉冉的霓虹灯像怪兽的眼睛,一双双那么多,明明凶狠强劲咄咄逼人,却又有安全防线,似凄怨,似害怕,似闪躲。

车开进老市区时,上末班车的人多了起来,大多都是青年。其实在城市里朝五晚九地都是青年,然而顶负最大舆论的也是青年。老年化在抢青年的福利份额。青年人熬夜赶文案或者满大街跑业务时,老年人在茶余饭后对青年人的行程表指指点点,中年人在洗脚城嘲笑着青年人年轻气盛,而还未出金丝笼的青年居然也在吐槽青年人的生活手段。

day.4 倒数两小时的下午 二号线—虹桥火车站 封闭空间的温度大概就是福州现在的室外温度

可能是睡眠不足,也可能是今天居然有位置可以坐。我趴在旅行箱的拉杆上一路睡到了虹桥站。第一天在虹桥下车直接乘地铁时,没见过它的真面目,出地铁的时候,发现这里大的找不到检票口。

在车站找到了周黑鸭,买了阿倩的鸭爪。只见我在虹桥进站口摊开行李箱,开始了特产容纳,还好带了备用的收纳袋,将所有东西都塞进了行李箱。然后一把提起放在安检口,然后就真的离开了。

day.4 倒数三小时的中午 外滩 风儿吹吹发丝飞飞

出南京东站时买了一杯拿铁,新品,说是加了珍珠又加了奶。本来想在外滩吹风的时候可以有个暖和的陪伴,南京东到外滩却还是要走一大会儿,到了外滩的时候,吸管里就抽抽搭搭,吸不上任何东西了,又没找到垃圾桶,等过了马路来到外滩时,吸管已经被咬得变形了。

提着行李箱爬上外滩的花坛边坐着,对面就是东方明珠,想着最想去的透明的经融大厦我还没有爬上去俯瞰这个大千世界。有点遗憾,留恋的情绪崩堤。上海的空气也是差的,仙都一样的雾笼罩在城市上空,看不见天的颜色,建筑物的塔顶也是若隐若现。不戴眼镜后的视野里,没有清晰的人脸,但是能感觉到,没有人在像林萧跑过此地时那样痛哭,或许有走过的人像顾里走过时那样外表坚强内心滴血。

时间一分一秒的就这样安静的趟过去,已经12:57了,像黄浦江的水一直朝海边流着,想到这,我好像都没确定江水的流向是什么,从十六铺往黄埔公园,还是反过来。总之不管是什么,我真的要离开了。

day.4 倒数5小时的上午 上海科技馆 有风无雨

出了二号线后豁然开朗,今天周一,闭馆,宽阔的上海科技馆广场上显得空旷有余。池水上的巨球像是会随时脱轨,朝向我碾压过来。闭馆日还转向二号线来这里,是因为周崇光和林萧在科技馆前的阶梯上谈过人生。当时林萧并没有端着纸杯的咖啡或者其他什么,她靠在周崇光身上抱着的是一个保温杯,可能盛着药或者开水,总之很健康型的,在秀恩爱的基础上还有关怀。

坐在他们坐的位置上,本来想摆弄手机拍一个与球形建筑的合照。突然一声that's perfect. that's perfect.我以为称赞的是上海科技馆这个建筑,循声望去,原来是一群滑板外籍少年,称赞的是阶梯旁一条坡型台。看他们从上面滑过,然后一个凌空旋转,哇,好帅,噗通,摔了。我很想发声are you OK ?最后还是露出一个担忧的表情。就拿起手机拍另外一个侧滑的少年。正在着急说怎么滑那么慢不能在小视频10秒间溜下去,结果镜头里出现他的剪刀手pose。take photo? 哈哈,我想回答yes,handsome boy,that's so cool.但是好像听懂他朝我讲英语后脑袋瞬间短路了,迟疑两秒后,我扯开脸颊骨,露出一个的big smile。

day.4 倒数8小时的清晨 七宝镇 巷子里飘出暖意

地下与地上的温差挺大的,不用供暖,地铁上都暖和的让人犯困。从9号线爬出来的时候,走的很急很快,不觉得冷。转过街角,走进铺砖路的七宝老街。门口看过去,好像不大,巷子很浅。两边都是没有新样的卖特产卖手工品的,有点失望。不料走到顶头,桥对头飘出了食物的香味。汤圆铺上热气腾腾,六元两粒的汤圆大小占住了一只碗。如果知道汤圆这么大颗的话,我肯定不会买了四颗汤圆还叫了份素鸡面,素鸡,就是一张很大片的豆干。

镇子就真的是普通的镇子,有吃早餐赶着去上班的人,有在早餐店吃着聊着的人。游客也有,比如那两个背包的外国人,腿长的让人妒忌,就大步流星地走到我前面,然后待我走到前面的景点时,他们已经转完往回走了。

原来上海也有摩的这种行业,在七宝各个出口守株待兔。对待不想接触的人,我很擅长演一个哑巴,只要脑袋摇地跟拨浪鼓似的,大概不会引起别人的不快吧。七宝的特产是叫花鸡和大白兔,前者不方便烹饪,后者不确定真伪。最后带了三盒手工牛皮糖。

day.4 倒数10小时的黎明 为波hotel 阴天在开一夜灯的旅店

昨晚没有洗漱没有换睡衣就直接窝在被子里睡着了。早上起来看见镜子里的脸已经毁得不像个人样了。还记得第一天觉得上海姑娘皮肤差,可能不擦bb,不擦隔离,就没办法出门了;第二天我的额头就冒出来一块疙瘩跟昨天遇见过的姑娘差不多了;第三天脸上冒出痘痘就已经不如人家了;第四天就已经面目全非了。突然懊悔昨天晚上应该熬一会儿洗漱一下做个面部护理的。

想打开铝合金窗户透透气,昨晚的上海温度真的很低,低到伸手触碰到玻璃时,被室内暖空气遇冷玻璃液化的水湿了手。误以为上海还下着大雨,模糊了对面巷子里一家宾馆的招牌。

洗漱后,为了暖和,将衬衣套在了卫衣裙的里面,再套了毛衣外套。梳了一刻钟的头,怎么梳都不对劲,最后一天想梳个精神点儿的头发掩盖着睡眠不足的倦容。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468179151@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下一篇:2015国庆记忆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