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满芳华,足迹不孤单

教育培训网 时间:2019-01-11 16:03:37

灵感抹去了足迹辛苦,拉着春天的鼻子在风中回荡,眼睛是否看的见,看见了还无动于衷么?来呀!——题记

有人要过河么?我是上好的船夫。一朵小巧的云宝宝停驻了身影,它在等待。

想,真想。我的身子飘不上去,灵魂倒是可以跃跃欲试,脚尖却牢牢得抓住地面十分恐高得颤栗,上不去。望天兴叹了,多美的天河呀!多美的云船,目光不知不觉得锁定了儿子。儿子拿着一根木棍不停得跳跃滑行在泥土上,任由湿润的气息亲吻着他的兴奋;他的衣角翻飞在和煦的日光中,饱满得吮吸着软软的绿色,进行着不可一世的光合作用。儿子不会作诗,他的行为却醉在了春天的烂漫的诗行里不能自拔,极尽疯狂的挥毫泼墨在山水间,桀骜不驯得叫嚣着散文的形体,在青山的脊梁上抚摸,在小溪的脉流里嬉戏,在泥沼的潮虫间点缀,在春日的惊愕中滑翔

儿子就是儿子,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绿色就发芽,给点笔墨就醉画。我和妻子就不行。

妻子最喜欢不停得走路,走着走着就陶醉在步伐当中去了。如一颗流萤飞翔在绿草青荇间,爆满青春涌动;似一缕游云徜徉在山脊天端,似睡非睡;像李白的灵感飘渺起伏,清醒在弯曲小径里。外界的事物与人都是虚无,她忘我的行走,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往往我们一家子出动了,同时起跑线上冲出不到十分钟的时刻,她伊人就可以饱览春色一大片,消耗日光一大杯,靓影飘到了山的那一头,衣角倚着栏杆挥手在堤坝间了,妻子的脚步就是快。

我喜欢夹杂在儿子与妻子中间的路途上默默地数着石子的棱角,望着山的狰狞,指着溪水吟咏,全然不顾儿子在旖旎的水波里找寻兴奋的着陆点,也不会在意妻子的挥手点缀,我已经化作了山间的一绿色帖敷在草根枝头了。

山路蜿蜒有序,云朵在前面开路,我们一条蚯蚓似的延长,有时可以缩短成一点,那是我们在一块石头上栖息,有时我们拉成了长条,那时山水拉住了我们彼此的脚步;有时我们打乱了章法的行走,一条横线排开学习天空中的大雁。

不知不觉进入了山的腹地,这儿的阳光显得更加温软缕缕,草叶都醉出了露珠滴滴,泥土都捏出了轻软绵绵,不停得吸引着我的享受的欲望,踩一脚,软绵绵的舒服,再踩一脚软的不行了,如泡面的香甜。跺一脚,哇!深深的陷进去,鞋面立刻显出了大大的不满,嘟囔着,为何受伤的总是我,而不是帽子呢?它哪里晓得,春日的欢笑总是找寻多情的足迹,它哪里知道,春天来了不需要戴帽;它更不知道,踏入泥土的怀抱,是需要一个深深的吻的。鞋面哪里知道?它只爱它的漂亮,尘土不染。

山腰间开满了带血般漂亮的杜鹃,滴滴如血显得伤感了一点,不忍去采摘,将眼睛一闪而过,进入新的境界,那儿有一丛新的杜鹃吸引了诗情画意,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然而我们都没有去过黄河,君不见杜鹃滴血声声凉,这儿的一丛美丽不滴血,独自开出了金黄。它嫌弃红色的声音太过于哀婉,也太过于寂寞,也不利于养生,还不如开出另外一副模样更加省心,更加新颖,更加舒适。于是,一株金色的杜鹃就应运而生了,仿佛这是乐观的代表被天庭贬谪下来的,那儿不需要快乐,只需要祥和。也或许是黄泉路上的花儿被驱逐出来的,那儿更不需要欢乐,而需要的诡异和哀伤。其实,金色的杜鹃是早想脱离那些枯燥的境界另觅佳境了。

于漫山红遍里,这里点点悠然,是一副与众不同的景象。一朵朵的娇小欲滴的花瓣,染出了绝无仅有的芳华,袅袅地蔓延;一缕缕的金丝花蕊模糊出了蜂蝶影像,上演了一季的浪漫;一丝丝的露珠雨儿书写了黛玉的疼心的容颜,唏嘘着红楼梦语。这是一种绝品的杜鹃,它来至遥远的天边,飞到了此处静静地装点。我们一家人岂不陶醉?脚步静止凝伫,眼帘里的芬芳渐渐靠近,为了欣赏它们的眼睛,他们破例一回。

你看,它们不是来了么?绝美的精品,采摘一朵,花儿你不介意么?如果你感觉疼痛就吱一声,我会给你一点抚摸聊以安慰的。

夕阳逐渐下山了,我们的影子也被拉出了山林回归在路途中。

结束语:美不过山林,没不过自然,最美还是心境一片纯净。

大山无影QQ2872168599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468179151@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下一篇:丢失的童真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