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公明夜打曾头市

教育培训网 时间:2019-02-15 14:57:50

  诗曰: 恢恢天纲实无端,消息盈虚未易观。不向公家遵礼度,却从平地筑峰峦。宋江水浒心初遂,晁盖泉台死亦安。天道好还非谬语,身亡家破不胜叹。

  话说当时段景住跑来,对林冲等说道:“我与杨林、石勇前往北地买马。小 弟到彼,选得壮窜有筋力好毛片骏马买了二百馀匹。回至青州地面,被一夥强人, 为头一个,唤做险道神郁保四,聚集二百馀人,尽数把马劫夺,解送曾头市去了。

  石勇、杨林不知去向。小弟连夜逃来报知。可差人去讨马回山。” 关胜见说,教:“且回山寨,与哥哥相见了,却商议此事。”众人且过渡来, 都到忠义堂上,见了宋江。关胜引单廷珪、魏定国与大小头领俱各相见了。李逵 把下山杀了韩伯龙,遇见焦挺、鲍旭,同去打破凌州之事,说了一遍。宋江听罢, 又添四个好汉,正在欢喜。

  段景住备说夺马一事。宋江听了,大怒道:“前者夺我马疋,今又如此无礼! 晁天王的冤仇,未曾报得,旦夕不乐。若不去报此仇,惹人耻笑。”吴用道: “即日春暖,正好厮杀。前者进兵,失其地利。如今必用智取。”宋江道:“此 仇深入骨髓,不报得誓不还山。”吴用道:“且教时迁,他会飞檐走壁,可去探 听消息一遭,回来却作商量。”时迁听命去了。无三二日,只见杨林、石勇逃得 回寨,备说曾头市史文恭,口出大言,要与梁山泊势不两立。宋江见说,便要起 兵。吴用道:“再待时迁回报,却去未迟。”宋江怒气填胸,要报此仇,片时忍 耐不住。又使戴宗飞去打听,立等回报。不过数日,却是戴宗先回来,说:“这 曾头市要与凌州报仇,欲起军马。见今曾头市口紥下大寨,又在法华寺内做中军 帐。五百里遍插旌旗,不知何路可进。”次日时迁回寨,报说:“小弟直到曾头 市里面,探知备细。见今紥下五个寨栅,曾头市前面二千馀人守住村口。总寨内 是教师史文恭执掌。北寨是曾涂与副教师苏定。南寨内是次子曾密。西寨内是三 子曾索。东寨内是四子曾魁。中寨内是第五子曾升与父亲曾弄守把。这个青州郁 保四,身长一丈,腰阔数围,绰号险道神将。这夺的许多马疋,都喂养在法华寺 内。” 吴用听罢,便教会集诸将,一同商议。“既然他设五个寨栅,我这里分调五 支军将,可作五路,去打他五个寨栅。”卢俊义便起身道:“卢某得蒙救命上山, 未能报效。今愿尽命向前,未知尊意若何?”宋江大喜,便道:“员外如肯下山, 便为前部。”吴用谏道:“员外初到山寨,未经战阵,山岭崎岖,乘马不便。不 可为前部先锋。别引一支军马,前去平川埋伏。只听中军炮响,便来接应。”吴 用主意,只恐卢俊义捉得史文恭,宋江不负晁盖之遗言,让位与他,因此不允。

  宋江大意,只要卢俊义建功,乘此机会,教他为山寨之主,不负晁盖遗言。吴用 不肯,立主叫卢员外带同燕青,引领五百步军,平川小路听号。再分调五路军马。

  曾头市正南大寨,差马军头领霹雳秦明,小李广花荣,副将马麟、邓飞,引军三 千攻打。曾头市正东大寨,差步军头领花和尚鲁智深,行者武松,副将孔明、孔 亮,引军三千攻打。曾头市正北大寨,差马军头领青面兽杨志,九纹龙史进,副 将杨春、陈达,引军三千攻打。曾头市正四大寨,差步军头领美髯公朱仝,插翅 虎雷横,副将邹渊、邹润,引军三千攻打。曾头市正中总寨,都头领宋公明,军 师吴用、公孙胜,随行副将吕方、郭盛、解珍、解宝、戴宗、时迁,领军五千攻 打。合后步军头领黑旋风李逵,混世魔王樊瑞,副将项充、李衮,引马步军兵五 千。其馀头领,各守山寨。怎见得五军进发?但见: 梁山泊五军先锋,马军遇水叠桥;水浒寨六丁神将,步卒逢山开路。七星旗 带,飘飘散天上乌云;八卦阵图,隐隐动山前虎豹。鞍上将齐披铁铠,坐下马都 带铜铃。九洞妖魔离海内,十方神将降人间。

  当下宋江部领五军兵将大进。正是枪刀流水急,人马撮风行。且说曾头市探 事人,探知备细,报入寨中。曾长官听了,便请教师史文恭、苏定,商议军情重 事。史文恭道:“梁山泊军马来时,只是多使陷坑,方才捉得他强兵猛将。这夥 草寇,须是这条计,以为上策。”曾长官便差庄客人等,将了锄头铁锹,去村口 掘下陷坑数十处,上面虚浮土盖,四下里埋伏了军兵。只等敌军到来。又去曾头 市北路,也掘下十数处陷坑。比及宋江军马起行时,吴用预先暗使时迁,又去打 听。数日之间,时迁回来报说:“曾头市寨南寨北,尽都掘下陷坑,不记其数。

  只等俺军马到来。”吴用见说,大笑道:“不足为奇。”引军前进,来到曾头市 相近。此时日午时分。前队望见一骑马来,项带铜铃,尾拴雉尾,马上一人,青 巾白袍,手执短枪。前队望见,便要追赶。吴用止住,便教军马就此下寨,四面 掘了濠堑,下了铁蒺藜。传令下去,教五军各自分投下寨。一般掘下濠堑,下了 蒺藜。

  一住三日,不出交战。吴用再使时迁,扮作伏路小军,去曾头市寨中,探听 他不出何意。所有陷坑,暗暗地记着有几处,离寨多少路远,总有几处。时迁去 了一日,都知备细,暗地使了记号,回报军师。次日,吴用传令,教前队步军, 各执铁锄,分作两队。又把粮车一百有馀,装载芦苇乾柴,藏在中军。当晚,传 令与各寨诸军头领:来日已牌,只听东西两路步军,先去打寨。再教攻打曾头市 北寨的杨志、史进,把马军一字儿摆开。如若那边擂鼓摇旗,虚张声势,切不可 进。吴用传令已了。

  再说曾头市史文恭,只要引宋江军马打寨,便着他陷坑。寨前路狭,待走那 里去。次日已牌,只听得寨前炮响,追兵大队,都到南门。次后,只见东寨边来 报道:“一个和尚轮着铁禅杖,一个行者舞起双戒刀,攻打前后。”史文恭道: “这两个必是梁山泊鲁智深、武松。”犹恐有失,便分人去帮助曾魁。只见西寨 边又来报道:“一个长髯大汉,一个虎面贼人,旗号上写着美髯公朱仝,插翅虎 雷横,前来攻打甚急。”史文恭听了,又分拨人去帮助曾索。又听得寨前炮响。

  史文恭按兵不动,只要等他入来,塌了陷坑。山后伏兵齐起,接应捉人。这里吴 用却调马军,从山背后,两路抄到寨前。前面步军,只顾看寨,又不敢去。两边 伏兵都摆在寨前。背后吴用军马赶来。尽数逼下坑去。史文恭却待出来,吴用鞭 稍一指,军寨中锣响,一齐推出百馀辆车子来,尽数把火点着。上面芦苇乾柴, 硫黄焰硝,一齐着起,烟火迷天。比及史文恭军马出来,尽被火车横拦当住。只 得回避,急待退军。公孙胜早在阵中,挥剑作法,借起大风,刮得火焰卷入南门, 早把敌楼排栅尽行烧毁。已自得胜,呜金收军。四下里入寨。当晚权歇。史文恭 连夜修整寨门,两下当住。

  次日,曾涂对史文恭计议道:“若不先斩贼首,难以追灭。”分付教师史文 恭,牢守寨栅。曾举行率领军兵,披挂上马,出阵搦战。怎生打扮? 头戴金盔,身披铁铠。腰系绒绦,坐骑快马。

  弯弓插箭,身挂绯袍。脚踏宝镫,手拈钢枪。

  当日曾涂上马,飞出阵来。宋江在中军闻知曾涂搦战,带领吕方、郭盛相随, 出到前军。门旗影里,看见曾涂,心怀旧恨,用鞭指道:“谁与我先捉这厮,报 往日之仇,消向者之恨?”小温侯吕方,拍坐下马,挺手中方天画戟,直取曾涂。

  两马交锋,军器并举。斗到三十合已上,郭盛在门旗下,看见两个中间,将及输 了一个。原来吕方本事迭不得曾涂,三十合已前,兀自抵敌得住。三十合已后, 戟法乱了,只办得遮架躲闪。郭盛只恐吕方有失,便骤坐下马,拈手中方天画戟, 飞出阵来,夹攻曾涂。三骑马在阵前绞做一团。原来两枝戟上,都拴着金钱豹尾。

  吕方、郭盛要捉曾涂,两枝戟齐举。曾涂眼明,便用枪只一拨,却被两条豹尾搅 住朱缨,夺扯不开。三个各要掣出军器使用。小李广花荣在阵中看见,恐怕输了 两个,便纵马出来,左手拈起雕弓,右手急取鈚箭,搭上箭,拽满弓,望着曾 涂射来。这曾涂却好掣出枪来。那两枝戟,兀自搅做一团。说时迟,那时疾,曾 涂掣枪便望吕方项根搠来。花荣箭早先到,正中曾涂左臂,翻身落马。头盔倒卓, 两脚登空。吕方、郭盛双戟并施,曾涂死于非命。十数骑马军飞奔回来,报知史 文恭,转报中寨。曾长官听得,大哭。有诗为证: 拍马横枪要出尖,当场挑战势翩翩。

  不知暗中雕翎箭,一命悠悠赴九泉。

  只见旁边恼犯了一个壮士曾升,武艺绝高,使两口飞刀,人莫敢近。当时听 了大怒,咬牙切齿,喝教:“备我马来!要与哥哥报仇!”曾长官拦当不住。全 身披挂,绰刀上马,直奔前寨。史文恭接着劝道:“小将军不可轻敌。宋江军中, 智勇猛将极多。若论史某愚意,只宜坚守五寨,暗地使人前往凌州,便教飞奏朝 廷,调兵选将,多拨官军,分作两处征剿。一打梁山泊,一保曾头市。令贼无心 恋战,必欲退兵,急奔回山。那时史某不才,与汝弟兄一同追杀,必获大功。” 说言未了,北寨副教师苏定到来。见说坚守一节,便道:“梁山泊吴用那厮,诡 计多谋,不可轻敌。只宜退守,待救兵到来,从长商议。”曾升叫道:“杀我亲 兄,此冤不报,更待何时!直等养成贼势,退敌则难。”史文恭、苏定阻当不住。

  曾升上马,带领数十骑马军,飞奔出寨搦战。

  宋江闻知,传令前军迎敌。当时秦明得令,舞起狼牙棍,正要出阵,斗这曾 升。只见黑旋风李逵,手搦板斧,直奔军前。不问事由,抢出垓心对阵。有人认 的说道:“这个是梁山泊黑旋风李逵。”曾升见了,便叫放箭。原来李逵但是上 阵,便要脱膊。全得项充、李衮蛮牌遮护。此时独自抢来,被曾升一箭,腿上正 着。身如泰山,倒在地下。曾升背后马军,齐抢过来。宋江阵上秦明、花荣,飞 马向前死救。背后马麟、邓飞、吕方、郭盛,一齐接应归阵。曾升见了宋江阵上 人多,不敢再战。以此领兵还寨。宋江也自收军驻紥。次日,史文恭、苏定只是 主张不要对阵。怎禁得曾升催并,道要报兄仇。史文恭无奈,只得披挂上马。那 疋马便是先前夺的段景住的千里龙驹照夜玉狮子马。宋江引诸将摆开阵势迎敌。

  对阵史文恭出马。怎生打扮? 头上金盔耀日光,身披铠甲赛冰霜。

  坐骑千里龙驹马,手执朱缨丈二枪。

  斯时史文恭出马,横杀过来。宋江阵上,秦明要夺头功,飞奔坐下马来迎。

  二骑相交,军器并举。约斗二十馀合,秦明力怯,望本阵便走。史文恭奋勇赶来。

  神枪到处,秦明后腿股上早着,倒颠下马来。吕方、郭盛、马麟、邓飞四将齐出, 死命来救。虽然救得秦明,军兵折了一阵。收回败军,离寨十里驻紥。宋江叫把 车子载了秦明,一面使人送回山寨将息,再与吴用商量。教取大刀关胜,金枪手 徐宁,并要单廷珪、魏定国四位下山,同来协助。

  宋江自己,焚香祈祷,占卜一课。吴用看了卦象,便道:“虽然此处可破, 今夜必主有贼兵入寨。”宋江道:“可以早作准备。”吴用道:“请兄长放心, 只顾传下号令。先去报与三寨头领,今夜起,东西二寨,便教解珍在左,解宝在 右,其馀军马,各于四下里埋伏。”已定。是夜,天晴月白,风静云闲,史文恭 在寨中对曾升道:“贼兵今日输个两将,必然惧怯。乘虚正好劫寨。”曾升见说, 便教请北寨苏定,南寨曾密,西寨曾索,引兵前来,一同劫寨。二更左侧,潜地 出哨。马摘鸾铃,人披软战。直到宋江中军寨内。见四下无人,劫着空寨。急叫 中计,转身便走。左手下撞出两头蛇解珍,右手下撞出双尾蝎解宝,后面便是小 李广花荣,一发赶上。曾索在黑地里被解珍一钢叉,搠于马下。放起火来。后寨 发喊。东西两边进兵,攻打寨栅。混战了半夜,史文恭夺路得回。

  曾长官又见折了曾索,烦恼倍增。次日,请史文恭写书投降。史文恭也有八 分惧怯。随即写书,速差一人赍擎,直到宋江大寨。小校报知,曾头市有人下书。

  宋江传令:教唤入来。小校将书呈上。宋江拆开看时,写道: “曾头市主曾弄,顿首再拜宋公明统军头领麾下:日昨小男倚仗一时之勇, 误有冒犯虎威。向日天王率众到来,理合就当归附。奈何无端部卒,施放冷箭。

  更兼夺马之罪,虽百口何辞。原之实非本意。今顽犬已亡,遣使讲和。如蒙罢战 休兵,将原夺马疋尽数纳还,更赍金帛犒劳三军。此非虚情,免致两伤。谨此奉 书,伏乞照察。” 宋江看罢来书,心中大怒。扯书骂道:“杀吾兄长,焉肯干休!只待洗荡村 坊,是吾本愿。”下书人俯伏在地,凛颤不已。吴用慌忙劝道:“兄长差参!我 等相争,皆为气耳。既是曾家差人下书讲和,岂为一时之忿,以失大义。”随即 便写回书,取银十两,赏了来使,回还本寨。将书呈上。曾长官与史文恭拆开看 时,上面写道: “梁山泊主将宋江,手书回覆曾头市主曾弄帐前:国以信而治天下,将以勇 而镇外邦。人无礼而何为?财非义而不取。梁山泊与曾头市,自来无仇,各守边 界。奈缘尔将行一时之恶,惹数载之冤。若要讲和,便须发还二次原夺马疋,并 要夺马凶徒郁保四,犒劳军士金帛。忠诚既笃,礼数休轻。如或更变,别有定夺。

  草草具陈,情照不宣。” 曾长官与史文恭看了,俱各惊忧。次日,曾长官又使人到来言说:“若肯讲 和,各请一人质当。”宋江不肯。吴用便道:“无伤。”随即便差时迁、李逵、 樊瑞、项充、李衮五人前去为信。临行时,吴用叫过时迁,附耳低言:“如此如 此,休得有误。”不说五人去了,却说关胜、徐宁、单廷珪、魏定国到了。当时 见了众人,就在中军紥驻。

  且说时迁引四个好汉,来见曾长官。时迁向前说道:“奉哥哥将令,差时迁 引李逵等四人前来讲和。”史文恭道:“吴用差遣五个人来,必然有谋。”李逵 大怒,揪住史文恭便打。曾长官慌忙劝住。时迁道:“李逵虽然粗卤,却是俺宋 公明哥哥心腹之人。特使他来,休得疑惑。”曾长官终心只要讲和,不听史文恭 之言。便叫置酒相待。请去法华寺寨中安歇。拨五百军人前后围住。却使曾升带 同郁保四,来宋江大寨讲和。二人到中军相见了,随后将原夺二次马疋,并金帛 一车,送到大寨。宋江看罢,道:“这马都是后次夺的。正有先前段景住送来那 疋千里白龙驹照夜玉狮子马,如何不见将来?”曾升道:“是师父史文恭乘坐着, 以此不曾将来。”宋江道:“你疾忙快写书去,教早早牵那疋马来还我。”曾升 便写书,叫从人还寨,讨这疋马来。史文恭听得,回道:“别的马将去不吝。这 疋马却不与他。”从人往复去了几遭,宋江定死要这疋马。史文恭使人来说道: “若还定要我这疋马时,着他即便退军,我便送来还他。” 宋江听得这话,便与吴用商量,尚然未决。忽有人来报道:“青州、凌州两 路,有军马到来。”宋江道:“那厮们知得,必然变卦。”暗传下号令,就差关 胜、单廷珪、魏定国去迎青州军马,花荣、马麟、邓飞,去迎凌州军马。暗地叫 出郁保四来,用好言抚恤他,十分恩义相待。说道:“你若肯建这场功劳,山寨 里也教你做个头领。夺马之仇,折箭为誓,一齐都罢。你若不从,曾头市破在旦 夕。任从你心。”郁保四听言:“情愿投拜,从命帐下。”吴用受计与郁保四道: “你你只做私逃还寨,与史文恭说道:‘我和曾升去宋江寨中讲和,打听得真实 了。如今宋江大意,只要赚这疋千里马,实无心讲和。若还与了他,必然翻变。

  如今听得青州、凌州两路救兵到了,十分心慌。正好乘势用计,不可有误。’他 若信从了,我自有处置。”郁保四领了言语,直到史文恭寨里,把前事具说一遍。

  史文恭引了郁保四,来见曾长官,备说宋江无心讲和,可以乘势劫他寨栅。曾长 官道:“我那曾升当在那里。若还翻变,必然被他杀害。”史文恭道:“打破他 寨,好歹救了。今晚传令与各寨,尽数都起,先劫宋江大寨。如断去蛇首,众贼 无用。回来却杀李逵等五人未迟。”曾长官道:“教师可以善用良计。”当下传 令与北寨苏定,东寨曾魁,南寨曾密,一同劫寨。郁保四却闪来法华寺大寨内, 看了李逵等五人,暗与时迁走透这个消息。

  再说宋江同吴用说道:“未知此计若何?”吴用道:“如是郁保四不回,便 是中俺之计。他若今晚来劫我寨,我等退伏两边。却教鲁智深、武松引步军杀入 他东寨,朱仝、雷横引步军杀入他西寨,却令杨志、史进引马军截杀北寨。此名 番犬伏窝之计,百发百中。” 当晚,却说史文恭带了苏定、曾密、曾魁,尽数起发。是夜月色朦胧,星辰 昏暗。史文恭、苏定当先,曾密、曾魁押后。马摘鸾铃,人披软战,尽都来到宋 江总寨。只见寨门不关,寨内并无一人。又不见些动静。情知中计,即便回身。

  急望本寨去时,只见曾头市里锣呜炮响。却是时迁扒去法华寺钟楼,撞起钟来。

  声响为号,东西两门,火炮齐响,喊声大举。正不知多少军马,杀将入来。却说 法华寺中,李逵、樊瑞、项充、李衮一齐发作,杀将出来。史文恭等急回到寨时, 寻路不见。曾长官见寨中大闹,又听得梁山泊大军两路杀将入来,就在寨里自缢 而死。曾密迳奔西寨,被朱仝一朴刀搠死。曾魁要奔东寨时,乱军中马踏为泥。

  苏定死命奔出北门,却有无数陷坑。背后鲁智深、武松赶杀将来。前逢杨志、史 进,乱箭射死苏定。后头撞来的人马,都颠入陷坑中去。重重叠叠,陷死不知无 数。宋江众将得胜,在曾头市卷杀八面残兵,掳掠财物。有诗为证: 可怪曾家事不谐,投降特地贡书来。

  宋江要雪天王恨,半夜驱兵卷杀来。

  且说史文恭得这千里马,行得快,杀出西门,落荒而走。此时黑雾遮天,不 分南北。约行了二十馀里,不知何处。只听得树林背后一声锣响,撞出四五百军 来。当先一将,手提杆棒,望马脚便打。那疋马是千里龙驹,见棒来时,从头上 跳过去了。史文恭正走之间,只见阴云冉冉,冷气飕飕,黑雾漫漫,狂风飒飒。

  虚空中一人当住去路。史文恭疑是神兵,勒马便回。东西南北,四边都是晁盖阴 魂缠住。史文恭再回旧路,却撞着浪子燕青。又转过玉麒麟卢俊义来,喝一声: “强贼徒走那里去!”腿股上只一朴刀,搠下马来。便把绳索绑了,解投曾头市 来。燕青牵了那匹千里龙驹,迳到大寨。宋江看了大喜。仇人相见,分外眼明。

  心中一喜一怒。喜者得卢员外见功,怒者恨史文恭射杀晁天王,冤仇未曾报得。

  先把曾升就本处斩首,曾家一门老少,尽数不留。抄掳到金银财宝,米麦粮食, 尽行装载上车,回梁山泊,给散各部头领,犒赏三军。

  且说关胜领军杀退青州军马,花荣领兵杀散凌州军马,都回来了。大小头领, 不缺一个。又得了这疋千里龙驹照夜玉狮子马。其馀物件,尽不必说。陷车内囚 了史文恭,便收拾军马,回梁山泊来。所过州县村坊,并无侵扰。

  回到山寨忠义堂上,都来参见晁盖之灵。宋江传令,教圣手书生萧让,作了 祭文。令大小头领,人人挂孝,个个举哀。将史文恭剖腹剜心,享祭晁盖已罢。

  宋江就忠义堂上,与众弟兄商议,立梁山泊之主。吴用便道:“兄长为尊,卢员 外为次。其馀众弟兄各依旧位。”宋江道:“向者晁天王遗言:“但有人捉得史 文恭者,不拣是谁,便为梁山泊之主。今日卢员外生擒此贼赴山,祭献晁兄,报 仇雪恨。正当为尊,不必多说。”卢俊义道:“小弟德薄才疏,怎敢承当此位! 若得居末,尚自过分。”宋江道:“非宋某多谦,有三件不如员外处:第一件, 宋江身材黑矮,貌拙才疏。员外堂堂一表,凛凛一躯,有贵人之相。第二件,宋 江出身小吏,犯罪在逃。感蒙众弟兄不弃,暂居尊位。员外出身豪杰之子,又无 至恶之名。虽然有些凶险,累蒙天祐,以免此祸。第三件,宋江文不能安邦,武 又不能附众。手无缚鸡之力,身无寸箭之功。员外力敌万人,通今博古,天下谁 不望风而降!尊兄有如此才德,正当为山寨之主。他时归顺朝廷,建功立业,官 爵升迁,能使弟兄们尽生光彩。宋江主张已定,休得推托。”卢俊义恭谦,拜于 地下,说道:“兄长枉自多谈!卢某宁死实难从命!”吴用劝道:“兄长为尊, 卢员外为次,人皆所伏。兄长若如是再三推襄,恐冷了众人之心。”原来吴用已 把眼视众人,故出此语。只见黑旋风李逵大叫道:“我在江州舍身拚命,跟将你 来。众人都饶让你一步。我自天也不怕!你只管让来让去做甚乌!我便杀将起来, 各自散火。”武松见吴用以目示人,也发作叫道:“哥哥手下许多军官,受朝廷 诰命的人,也只是让哥哥。他如何肯从别人?”刘唐便道:“我们起初七个上山, 那时便有让哥哥为尊之意。今日却要让别人!”鲁智深大叫道:“若还兄长推让 别人,洒家们各自都散。”宋江道:“你众人不必多说,我自有个道理,尽天意, 看是如何,方才可定。”吴用道:“有何高见?便请一言。”宋江道:“有两件 事。”正是:教梁山泊内,重添两个英雄,东平府中,又惹一场灾祸。

广告:性别测试准确率99%,扫描二维码马上免费资讯,微信号:hktian08 !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1468179151@qq.com,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下一篇:新春寄语
热门文章